尋找前世之旅 番外 司音之宿命的開始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意大利,羅馬。

今天又是陽光燦爛的一天。他剛從睡夢中睜開眼睛,肋下就開始隱隱作痛。他伸手捂住了痛處,唇角微微勾起了一絲奇異的笑容。

她,又一次輪回轉世了。

這次的地點是在——

門外響起了輕輕的扣門聲,隨著一聲門響,一個大約七八歲的金發男孩走了進來,“師父,您的早餐已經準備好了,等會兒您……”

“飛鳥。”他低低地開了口,“我們很快就會離開這里。”

“離開這里?”被叫做飛鳥的男孩驚訝的睜大了眼睛,“那我們去哪里?”

他的異色眼眸內閃爍著誰也看不懂的光芒,“去——中國。”——

八年后。

中國,某城。

在這個茶館多如雨后春筍的城市中,也不知不覺的多了一家新開的茶館。

這座茶館并沒有特別,古色古香的風格也不算什么特色,倒是茶館的名字頗讓人回味。

前世今生。

過了新年之后,肋下痛得越來越厲害了。他知道,接她的時候還是到了。

這一世的她,會以怎樣的樣子出現在他的面前?想到這里,他的心里也不免有了一些好奇。

想起上一世那個驕橫跋扈的少爺,他的嘴角邊不由泛起了一絲苦笑。

“飛鳥,你好好待在這里,在我離開的這段時間,應該是不會有委托人出現的。”

“師父,您要出遠門了嗎?”

“我要去接一個人。”

她所在的城市里這里并不遠。

所以,在他到達那座兒童福利院的時候,天色還尚早。

“做錯事就要承認,告訴老師,這些花到底是誰拔的?”一位年輕女子的聲音從不遠處傳來。

他覓著聲音找去,在一個花壇邊發現了聲音的主人。在年輕老師的周圍,正圍著兩個七八歲年紀的小女孩。

“老師,不是我,是燕燕把蘭花拔掉的,是我親眼看見的。”一個略矮一些的小女孩忽然抬起了頭,聲音響亮的回答道。

他的心里忽然猛的狂跳起來,是她,那個小女孩,就是她!就是這種熟悉的感覺,仿佛是找到了身體的一部分的感覺。

“小葉子,你說的是真的嗎?”老師半信半疑地又問了一句。

“嗯,如果我說謊話,就讓我吃不到明天中飯時發的大蘋果。”她圓圓的小臉上一雙烏黑的眼珠滴溜溜的直轉,靈動可愛。

“燕燕,你怎么能這樣呢,跟我過來。”老師顯然完全相信了這個誓言,開始指責起旁邊的小女孩。

“我,我沒有……”那個小女孩怯怯地哭了起來,哭哭啼啼地跟在了老師的身后。

看著兩人遠去,那個叫做小葉子的女孩拍了拍手上的塵土,得意地笑了笑。

“其實,那些花是你拔的吧。”他的聲音顯然嚇了她一跳。看她瞪大了眼睛看著自己,他忽然覺得有些好笑。

“你,你怎么知道?”她呆呆地問。

他的眼底掠過了一絲笑意,畢竟還是個小孩子啊。他蹲下了身子,道:“看,你的指甲里都是泥,”他又聞了聞,“還有一股蘭花的香味,而那個女孩的雙手干干凈凈,自然不可能是她做的。”

她的嘴張成了一個“O”型,“你好厲害哦,”她忽然詫異地盯住了他的眼睛,“你的眼睛好奇怪啊,你是——妖怪嗎?”

他忍著笑,臉上卻依舊沒什么表情。

“你說呢?”

“妖怪我也不怕,因為你是個很好看的妖怪。”她愉快地笑著,又伸出了自己的小手,“妖怪先生,我可以摸摸你的眼睛嗎?”

他猶豫了一下,還是點了點頭。

她細軟溫暖的小手輕輕地覆了上來,充滿好奇的撫摸著他的眼睛。他只是閉著眼,心里卻微微泛起了一絲疼痛,她不會知道,懲罰的命運之輪,又一次轉動了。

“跟我走吧。”他緩緩睜開了眼睛,望著那張可愛的小臉。

“我不去。”她干脆地拒絕了他。

“為什么?”這個回答出乎他的意料。

“我不要做妖怪。”

“那就算了。”他冷冷地站起了身,裝做不經意地說道,“本來還想帶你看看我們家門口的蘋果樹……”

“蘋果樹?”她的眼睛立刻睜圓了好幾倍,“那是不是有很多蘋果?每天都可以吃很多蘋果嗎?”

“當然。”他淡淡地回答。

見她正在做妖怪和每天可以吃大蘋果的抉擇間痛苦掙扎著,他決定來最后一招,“我看我還是再去問問那個燕燕同學,也許她有興趣跟我走,,不如……”

“我去!”她終于下定了決心。為了每天吃到她最喜歡的蘋果,做妖怪也認了——

“哇,你看,你看,好藍的天,好多好多白云啊。”在飛機上,她一直不停地大呼小叫,在大家異樣的目光注視下,他恨不能捂住她的嘴,讓她安靜片刻。

“你能不能安靜一會,還有,我不是說過,從現在開始,你要叫我師父。”他放下報紙,伸手揉了揉發麻的太陽穴。她簡直比之前的小雷還吵一千倍。

“可是,我從來都沒有坐過飛機呀,也從來沒有看過那么近的白云。”她的目光還停留在窗外。

從來沒有?他的心里微微一動,放下了手中的報紙,從前的她,不就生活在……

看著她陽光般燦爛的笑容,他的唇角微微揚了起來,從她輪回轉世以來,這恐怕是——最容易帶走的一次了。

“你叫什么名字?”

“小葉子呀?”

“我是說你的全名。”

“哦,可愛的小葉子。”

“這是全名嗎?”他的眉微微皺了一下,心里又有些好笑,“以后就叫葉——”他頓了頓,“叫葉隱吧。”

“為什么?我不喜歡。”

“那還想不想吃蘋果了?”

“啊……那好吧……”——

在蘋果和美食的誘惑下,從回來后她就一直乖乖地跟著他學習起通靈術。也終于慢慢明白了他不是什么妖怪先生,不知是不是他不茍言笑的關系,她似乎對自己總有一些畏懼。

日子就這樣在無風無浪中一天接著一天,不緊不慢地走過去,帶走白木蘭的花香,帶走六月風荷美麗的紅裳,染紅一樹青翠的楓葉,催開梅花淡淡的暗香在月色昏黃里浮動………

流年逝水,匆匆年華,轉眼之間她就快滿十四歲了。

“飛鳥,飛鳥,快點告訴我嘛,這次你真的見到英法戰爭時的黑太子了嗎?他真的一直穿著黑色的盔甲嗎?他帥不帥?”聽見她熟悉的聲音,他微微挑了挑眉,她又在纏著飛鳥了。仿佛成了慣例,每次飛鳥完成任務回來,她都要問個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馬馬虎虎吧,不過還是不及我的十分之一。”

“別臭屁了。”

“哈哈!”

她和飛鳥相處極其融洽,這并不出乎他的意料。

在很久很久之前,她和飛鳥不就是經常這樣……

有多久了?久的——他已經快記不清了。

“小隱,過來。”他的話音剛落,就看到了預期中扭成一團的小臉。

“師父……”她的嘴不自覺地撅了起來,不樂意地走到了他的面前。

“召喚中等靈的法術,你做一次給我看看。”

“啊——”

“這幾天沒有練習過嗎?”

“厄——”

“現在就去練習。”

“可是——師父,已經很晚了……”

“練習完了再去睡覺。”

“……”

已經是半夜了,他一直站在窗邊,靜靜地看著她在院子里一臉哀怨地練習著,庭院里那棵桂花樹很不幸的正好做了犧牲品。

明明不是相同的容貌,不是相同的人,卻為什么覺得這一世的她,和之前的她是如此相似……

一陣微風吹來,黑色的長發隨風飄揚,輕柔的月光溫柔漫過了他淡紫淺銀的異色雙眸,掩藏了眸中不小心流露出來的一絲傷感。

一個熟悉的身影悄悄地接近了桂花樹,盡管壓低著聲音,他還是很快就聽出來那是飛鳥的聲音。

“小隱,看我給你帶了什么?”

“哇咧咧,是湖畔居的熏魚!飛鳥,你真是個大好人!”

“噓……小心讓師父聽見,還沒練習完嗎?”

“師父他早睡了吧……就快練習完了,剛才試了幾次,就快成功了。”她一邊說著,一邊往嘴里塞著熏魚。

“慢點吃,小心噎著。”

“嗯,嗯,還是飛鳥最疼我,師父好狠心……”

“師父他,也是為你好吧,你不是也很想早點出任務嗎?”

“我看師父每天都是一副有人欠了他很多錢不還的表情,怕怕。”

“呵呵……”

欠錢不還的表情?他不自覺地摸了摸自己的臉,真的有這么夸張嗎?嘴角微微揚起,但只是那么一瞬,很快地,又恢復了原來的神情。

欠了錢,還了就是。

而有些東西,卻是要還——生生世世。

不知何時是盡頭。

飛鳥很快又去了下一個委托人所在的地點,少了飛鳥,茶館里似乎也清靜了不少。

與往常一樣,他在房內喝著綠茶,看著報紙,剛看到第二版的時候,房門一下子被推開了。

是她。

他略帶詫異地望著她,一時也不知是怎么回事,平時她似乎很少主動來他的房間。她滿臉通紅,神色奇異,仿佛有什么要說,又不知該怎么開口。

“怎么了?”

“師父,,我,,我……”她手足無措,幾乎要哭了出來。

“到底怎么了?”他輕輕放下了報紙。

“我,我,那個,,那個,,”她支支吾吾地往墻邊縮去,“我……”

他疑惑地正要問什么,目光忽然停留在了她褲子上的污跡上,猛的明白過來是怎么回事。

怎么忘了,她已經十四歲了……

他和飛鳥都是男人,根本不會和她說這些事情,而她也只是似懂非懂,難怪第一次這樣要手足無措了。

“小隱,你先乖乖在這里待著,換條干凈的褲子,我出去一趟。”他趕緊起身,現在在這里能照顧她的也只有自己了。

雖然戴著超大墨鏡,但在超市挑選那樣東西的時候,他還是感受了前所未有的壓力。一向鎮靜的他也不敢多看,只是胡亂挑了一些就匆匆離去。

回到家,好不容易等她收拾完,他才松了一口氣。

“師父……”見他走進房間,她忽然臉一紅,用被子遮住了自己的小腦袋。

“怎么了?”他不知她又要搞什么把戲。

“師父,我沒臉見你了……我今天好丟臉……”她在被子里發出悶悶地聲音。

“丟臉?”他微微一愕,眼眸中掠過了一陣笑意,“這是每個女孩子成長的標記,有什么丟臉,只有這樣,才說明小隱長大了。”

“我知道,以前也聽說過了,可是——輪到自己就不一樣,剛才真的嚇死我了,居然跑到師父這里來求救了,真的好丟臉。”她繼續蹂躪著被子。

“原來,小隱也有怕丟臉的時候?”他終于忍不住笑了笑。

她早就憋地喘不過氣來,在忍不住掀開被子的一瞬間,正好看見了他的笑容,不由愣在了那里。月光戀戀的順著他的黑色長發滑落,留下一片晶瑩的色澤,他的微笑在月光下里猶如一塊水晶,折射著五彩的光芒。

“師……師父,,,”她結結巴巴的指著他,“你,你笑了。”

他略略猶豫了一下,就迅速斂起了還來不及展開的笑容。

“時間不早了,你也早點休息吧。”他頓了頓,又道,“記住,這段時間不能喝涼水,也不能吃辛辣的食物。”

“嗯……”她顯然還沒有反應過來。

見她痛苦地皺了皺眉,本該起身離去的他還是停頓了一下腳步,“哪里不舒服?”

“嗯……”她那身子蜷成小小的一團,“肚子好痛……師父,有沒有止痛藥?”

他伸出手摸了摸她的頭發,“這也是正常的現象,止痛藥是不能隨便吃的。”

“可是……真的痛得要命啦。”

他的心里忽然輕輕一動,她居然在不知不覺地對他撒嬌,在他的記憶中,這似乎還是第一次。

就算在很久很久以前,她也從來不曾……

“把你的手給我。”他重新坐了回來,握住了她的手腕,就使用一次那種力量吧。這對他來說,并不算是什么,不是嗎?

“師父,你好厲害啊,真的不疼了……”她閉著眼睛,嘴角微微抿著笑。

“那就快睡吧。”他的聲音里不帶著一絲情緒。

也不知過了多久,就在他以為她早已睡著的時候,卻聽見了她的低語。

“師父,謝謝。”

他只是微微一愣,“要感謝我就好好練習那些通靈術。”

“嗯,我一定不會讓你失望的。”

“那就好。”

“師父……”

“什么?”

“你笑起來——真好看。”

“……快睡吧。”

“晚安,師父!”

看著她以最的速度昏睡過去,他那異色的眼睛里隱約閃爍著傷感,一聲輕不可聞的嘆息逸出嘴角。

========================

自從那次的特殊事件過后,他明顯地感到了她的轉變,對著他的時候,她的態度中似乎更是多了幾分親昵。

不過,他卻什么也不能改變。

甚至,比之前還要嚴厲。

“小隱,昨日教你的占星術,你重復一遍。”星空下沐浴著夜色冷風,他那冷冷的聲音,仿佛也沾染了夜露。

“嗯,我知道啊,占星術起源于古美索不達美亞人……”出乎他的意料,她竟然全部背了下來,這在之前好像是不大可能的事。

“師父,我說得對不對?”她笑得格外得意。

“回答正確是應該的,有什么值得沾沾自喜。”他淡淡地注視著她,月光下,她的睫毛形成了一片暗色的投影,微微翕動著。這樣的笑容,令他忽然想起了很久很久之前的她……

“師父,你是什么星座的?對了,我從來沒看見師父過生日,師父的生日是哪一天?”她一連串的問題令他有些好笑,生日,星座?這些對他來說仿佛是很遙遠的記憶了。

“師父,你說嘛……”她不依不擾地問著。

被她纏得沒有辦法,他只得隨便說了一個日子——

轉眼就到了細雨蒙蒙的四月。

與往常一樣,清晨起來時飛鳥已經替他砌好了上好的綠茶。自從來到了中國,這幾乎已經成了他的習慣,這種清淡的茶水,比起濃郁的咖啡更適合他。

“小隱呢?”他抬起眼眸,今天早上要學收靈術,她難道忘了嗎?

“她,她一早就出去了。”飛鳥的神情似乎有些奇怪。

他微微皺了皺眉,這個孩子,又偷懶了。才好了幾天,又故態復萌了。如果不早一點學成,就不能完成任務,也就不能……

想到這里,他那一向冷靜的心里也泛起了一絲淡淡的怒意。

“順便她吧。”他站起了身,走出房去,沒有留意到飛鳥臉上欲言又止的表情。

天色漸漸暗了下來,她還沒有回來。

直到時鐘敲響了八下,她才風塵仆仆地從門外闖了進來。

“師父!”她的臉上雖然滿是塵土,卻是掩飾不住得興奮。

他冷冷看了她一眼,什么也沒說,轉身就進了房間,關上了房門。只留下了完全還沒有反應過來的她呆呆地站在那里。

“師父……”飛鳥上前敲了敲門,“其實小隱她不是故意偷懶,她是去……”

“不用再給她找理由了。”他走到窗前,凝視著院子里的桂花樹,自己也不清楚為什么今天會這樣的煩躁,到底是在擔心什么呢?是擔心時間不夠,還是擔心……

“吱——”鎖著的門忽然被打開了。

他微微一愣,望著出現在門口的她,“沒我的允許,你怎么能進來?”

“師父,你忘了嗎?開門這樣的小法術對我來說是小意思啊。”她笑嘻嘻地走了進來,從身后拿出了一個小小的罐子,遞到了他的面前,“師父,禮物。”

“禮物?”他也有些困惑。

她眨了眨眼睛,“師父,你忘了嗎,今天是你的生日呀。”

他這才想起來,上次胡亂說的日期好像就是今天。沒想到她一直記著,還……

他接過了罐子,輕輕打開,一股清淡的茶香迎面而來,是——茶葉。

“師父,喜不喜歡?這是正宗的明前茶哦,我去替你泡。”她又順手拿了過來,蹦蹦跳跳地跑到了廚房。

“師父……”見她去了廚房,飛鳥猶豫著開了口,“小隱知道師父喜歡喝茶,又知道今天是師父的生日,所以一大早就去了鄉下的茶山,去買了那里的明前茶,所以才會回來這么晚。”

飛鳥頓了頓,又道,“其實如果不是小隱和我說,我也不知道師父的生日原來是今天。不過,小隱這丫頭好像是頭一次起的那么早呢,平常怎么叫也叫不醒她,看來還是師父您……”

聽著飛鳥的話,他的異色雙眸中平靜無一絲波瀾,只是嘴角微微地抿了起來。控制著呼吸的頻率來壓抑胸口那突如其來的莫名的疼痛,但,依然淡淡地微笑。

她的一切,他曾經以為自己已經淡忘。

但,很多事情,即使是閉著眼睛也無法忘記的,歲月的煙塵一點一點落入生命,凝固起來,抹不去,刮不掉。那些不經意的瞬間,光影交錯的片刻,揮手消逝的時光,被捕捉下來后用油墨加以沉淀后卻加深了顏色。

如果可以,有時他真希望她從來就不曾誕生在這個世上。

或許這樣,就能擺脫這生生世世的宿命輪回。

“師父,茶泡好了,這可是我第一次泡茶,你一定要全部喝完哦。”她樂滋滋地捧著茶杯走了進來。

他點了點頭,順手接過了那杯茶。

“師父,小心燙。”她驚訝地看著他毫不在意的接過了滾燙的茶杯。

他望著杯中的茶水,碧綠的茶葉在清澈的熱水中緩緩升騰,形成了一縷裊裊的水霧。低頭,輕飲了一口。

“師父,好喝嗎?”她一臉期待地望著他。

“好喝。”他的聲音仿佛也彌漫了一層水霧。

看著她的笑容,他又喝了一口,這應該是——他喝過最苦澀的茶葉了。心里不由輕嘆了一聲,這個傻孩子,一定是上當買了劣質的茶葉,算了,今晚就讓她高興一下吧。

“師父,你喝完我再給你泡哦。”

“——不用了,我怕睡不著。”

“哦,那明天早上我給你泡。”

“不用——”

“師父,你別客氣了,反正要把這些茶葉全部喝完哦。”

“……好……吧。”

他在心里苦笑了一下,看來,這段時間……

“師父,生日快樂。”她的眼睛彎成了一輪月牙,“以后師父的每個生日小隱都會送禮物哦。”

他沒有說話,只是緊緊握著那燙手的杯子。

“師父……”

“小隱,師父有些累了,謝謝你的禮物。你們也早點去休息吧,明早還要學收靈術。”他輕輕打斷了她的話。

她看了看飛鳥,又點了點頭。

“那師父早點休息吧,晚安。”在門關了一半的時候,她又露出了半個小腦袋,“師父,晚上做個好夢哦。”說完,順手替他關上了燈。

許久,他一直坐在黑暗當中,外面透明的月光落在他的臉上,虛幻而朦朧。

他臉上的表情很溫和,眼睛閉著,嘴角帶著笑,似乎是睡著了,又似乎是有人輕輕一推他就會睜開眼睛。

仿佛有什么濕潤的東西順著他的眼角無聲地滲了出來,又很快消失不見。

如同那不可避免的宿命輪回,

于無聲中來,——

也于無聲中去。

(完)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來源:手機小說 書名:尋找前世之旅
  • 推薦1:小說之家
  • 推薦2:書友之家
  • 推薦3:小說搜索
  • 推薦4:書房小說
  • 欄目導航

      AD

    熱門文章

      AD

    相關文章

      AD

    熱門圖文

    點擊數:
    彩票论坛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