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居艷遇 289章摘“花”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289章摘“花”

嚶嚀一聲!琪渝被男人抱住的身軀驟然緊繃了,小嘴兒柔膩如滑的輕吟一聲,性感彈性十足的翹臀,**撩心地蹭拭到了歐陽海天的雙腿之間,感受到男人生理上的變化,女孩一抹嬌羞黛色蔓延到了臉頰之上,晶瑩如水的肌膚,連脖梗處全被染紅了,心頭一陣陣的羞澀難擋,腦海中卻有著沖動如花的念頭。螓首鴕鳥一般想埋入男人健碩的胸膛,女孩纖細的身子,卻把整個嬌軀團縮到了歐陽海天的身下。
面對男人侵略性十足的動作,琪渝腦海中一陣陣的眩暈,一顆芳心懸停在了半空中,情波蕩漾,欲壑難填。即想男人毫不憐惜的辣手摧花,侵犯自己的身體,又害怕辦公室里突兀的有人闖進來,會讓自己難堪的要死掉了。情緒波動,如繁花亂錦,一陣陣心動柔情,攪擾的女孩身心狼狽不堪。目光柔軟嫩滑的定在了男人的身上,歐陽海天那般灼熱激情的目光,又是灼燒的女孩芳心一陣陣的狂跳不止。
手指兒輕碰著男人的敏感之處,感受著歐陽海天炙熱灼燒的呼吸急促聲,女孩的另一只手,情動顫抖得解開自己下身的裙子,如水的纏綿,如水的肌膚,女孩身上的每一寸肌膚都很美,管中窺豹也能看到女孩剝下裙子之后裸露在外面的**,猶如人間寶器,讓男人的心嘭嘭嘭地熱烈呼應著。眼中的眸光著了火一般,落在了女孩白皙香軟的纖腰上,歐陽海天的目光再也移不下來了。
女孩兒,秀眸微閉,神情緊張,臉頰團紅嬌艷,眉眼如畫如花,雪嫩柔滑的大腿交夾在一起,有著微微顫栗的輕輕抖瑟,白色紗裙被女孩推到了膝蓋下方,玉膝微蜷,表情羞澀,嬌羞黛色的模樣兒,實在有種迷人的美艷。面對歐陽海天**裸凝視自己的目光,琪渝腦海中忍不住一陣陣的失神,蔥白玉指,仍舊是不甘心的探觸著男人那玩意兒,欲讓男人密洞探幽,那一張小模樣兒的俏臉,可愛鮮艷刺激得很。男人被琪渝純情少女情動綿綿的樣子驚得癡迷心動,身心難以把持了。
退到辦公室門外的章念竹,無聊得很,目光掃視了一眼,訓練廳里正在走路排練的模特,臉上有了化解不開的憂郁,轉身準備離開,又想起歐陽海天的叮囑,女孩又不愿意違背男人的意思,干脆轉到了身后的走廊邊緣處,在一把長椅上坐了下去,身上的手機突兀地響了。身形一震,章念竹意識到了什么,目光中帶了某種的遲疑,臉色蒼白了許多,眼神偷偷地四下里掃描了一頓,并沒有人注意到自己的身上,章念竹接通了手機電話。
“爸,你怎么搞得,還給我打電話?”
“什么,你回來了,你敢回來嗎?萬一追債的找到你,你不就慘了。不會是我給你的消息幫到你了吧?那樣的話,豈不是,歐陽叔叔要損失很多的錢了。”女孩的臉上帶了羞愧的神色,她也不知道該不該后悔把自己偷到的資料,交給了老爸。
“頂不了多大的用,但能緩解你暫時的困境。有人愿意參股你的公司了,債主們不逼債了?太好了!你總算有好消息告訴我了,”章念竹臉上帶了歡悅不已的笑容,她是真心想讓自己的老爸脫離困境。女孩又害怕,自己偷出來的資料,帶給歐陽海天很大的損害。此時,聽到老爸的公司有了轉機,女孩心中自然高興得很。
“你想見我,好啊,去你的公司嗎?不是,南湖外的野鴨灘龍羽餐廳,怎么搞得,那么偏僻的地方,老爸你還在騙我,你的公司要是轉好了的話,用得著約那里見我嗎?”
“也是,我們的房子賣了,郊外的別墅便宜。你放心好了,我會注意安全的,我不是還有一個兼職保姆嗎,嗯,他會保護我的,”女孩的話語中,帶了驕傲的意味,聽得出,她對于歐陽海天能在自己的身邊,也很滿足,很有一種自豪感。
歐陽海天貪婪吻吸著女孩柔軟濕潤的芳唇,少女身體幽香青澀的味道,隨著琪渝纏綿婉轉的輕吟聲鉆入男人的心扉,女孩柔軟如綿的身軀,輕柔慢晃的搖動著,胸前堅挺的凸起,在歐陽海天寬大的手掌下,迅速地軟化了下來,滾燙的嬌軀經不起的瑟瑟發抖,美麗臉頰上澀澀的桃紅,晶瑩水澤,柔滑紅潤的耳垂,有了胭脂粉紅色,被男人俏皮的用舌尖挑逗著。
身心中一片的滿足,讓琪渝的嬌軀失去了控制,完全揉入了歐陽海天的身體,神智喪失地接受著男人寵溺的親吻。內心中早已積蓄滿的情動漣漪,女孩也沒有想到,會對歐陽海天的身體,有著如此大的渴望心儀。期望男人有力的臂膀,把自己摟入懷中,期望歐陽海天強勁的身軀,把自己霸道壓扁,期望男人**裸的目光直透自己內心的陰霾,期望激情過后,枕著男人強壯有力的胸膛,甜蜜做夢,而夢里也是男人那般柔情蜜意親吻,融化自己的身心。
隨著歐陽海天低沉如野獸般的獅吼了一聲,琪渝身心中,宣泄般的激情,徹底被迸發了出來,“啊”的一聲輕呼,女孩的身體,陷入了短暫的眩暈昏迷中。瞬間清醒過來的琪渝,似乎真的迎來了一個嶄新的生命。嬌軀緊緊地貼在了男人的胸口上,柔軟濕潤的香舌,不停地親吻著男人的脖頸,下巴,親吻到歐陽海天的口腔里,尋找著屬于自己的甜美液體。
良久之后,汗意津津的兩個人,終于分開了,女孩衣衫半裸,美意倦倦,嬌軀在經歷了潮水一般的**之后,又是宣泄了一種快樂的情緒,身體一陣陣的乏力。經不起的女孩星眸半閉,氣喘噓噓了,雙腿之間的艷紅色澤,透著淫淫亮意,青草地般美艷動人。
此時的房間有了潤物細無聲的寂靜,歐陽海天輕輕地捋了捋琪渝額頭散亂的秀發,親吻著女孩嬌艷欲滴的臉龐。心中無數的感動,又是無數的慚愧,真不知道自己能給女孩什么,而女孩對自己癡情如斯。
“歐陽海天,我要,嗯,到隔壁洗個澡,你一起去嗎?”女孩低聲纏綿細語在歐陽海天的耳邊道。
“那個不必了吧?”歐陽海天臉上帶了難堪的意味,和琪渝一起鴛鴦同浴,自己和艷麗姐還沒有玩過這樣的花樣兒,就算是那一次陪著燕輕柔在浴室,自己不是穿著整裝嗎,萬一控制不住,對女孩來個梅開二度,女孩初次蒙澤雨露的身體,能不能扛得住都是一個問題。辣手摧花的事情,能做,把花摧敗的事情,那就要“喪盡天良”了。
“好吧,”女孩也沒有膽量讓男人陪著自己一起淋浴,那樣的事情,想起來也心驚肉跳,心虛不止。手臂撐著沙發坐直了嬌軀,女孩秀眉微微蹙了蹙,顯然是下身的疼痛感,沒有完全的消失,讓琪渝的動作有點顧忌,而不敢幅度太大了。
歐陽海天小聲的問道:“琪渝,讓我陪你去旁邊的浴室好了。”
“不必了,那樣的話,會引起許多人注意的,”女孩說著就把身體站了起來,當著男人的面,把裙子重新扯起來穿好了。臉色稍有些玉白,琪渝走到了梳妝鏡前,整理了自己的妝容,邁著平緩的步子走出了房間,到辦公室隔壁的浴室洗澡去了。
穿好了身上的衣服,從小辦公室走到了大辦公室,歐陽海天撥通了燕輕柔的電話。
“嗯,我現在文化中心,和琪渝在一起,章念竹也在。什么,方欣產業被別人拍到手了?那豈不是說……,嗯,比我們的報價高一點。呵呵這丫頭……,”歐陽海天笑了笑,臉上的表情,倒是沒有太大的變化。
“知道了,我會注意安全的。對了,讓雪絲兒不要隨便出門了,既然他們準備對我們下手,躲是躲不過。我最有可能被襲擊,燕輕柔你在嚇唬我?嗯,你過來找我。當我的貼身保鏢,我還是念兒的兼職保姆呢。”
“待會兒,一起吃午飯,好啊。我會帶著章念竹一起去的。”男人關掉手機,稍稍的思索了一會兒。門子被人推開了。
“歐陽叔叔,”隨著聲音落地,女孩高挑纖長的身軀,探著頭看了進來,“我沒打擾到你們吧?”
“念兒,你瞎說什么呢?什么打擾不打擾,我和琪渝又沒有做什么虧心事。”
“沒有么?我看到那位大姐去隔壁浴室了。你們要是沒有做,敢不敢,讓我摸摸你的那里,歐陽叔叔,你能二次堅挺的話,就證明你說的是大實話了。”
“摸我那里,你他媽的倒也真敢說,”歐陽海天被女孩的話氣樂了,這丫頭古靈精怪的實在太淘了。男人沒有動怒,緩了口氣道:“章念竹,時間不早了,我們到外面吃午飯好了。你喜歡吃什么,盡管開口。”
“呃,我喜歡吃……牛鞭。”
聽到女孩的話,歐陽海天要沖動的一頓暴拳揍到章念竹的身上了,女孩的俏首,哧溜一聲,縮到了門外,男人沖著門子的一側,狠狠地瞪了一眼。
和洗過澡的琪渝打了招呼,歐陽海天帶著章念竹走出了文化中心,出了大廈的大門,迎面看到燕輕柔那張小姑娘的臉龐,陽光下,燦爛如花。
“小燕子姐姐,你看我來了?”章念竹悸動地跑到了燕輕柔面前拉住女人的手興奮道。
“我哪里知道你在哪里,我是來看望我師父的,”女人唇角含著笑意看到男人的臉上,歐陽海天神情帶了苦惱的神色,―――燕輕柔又要瘋一次嗎?
“有什么事情,一會兒,我們一邊吃飯一邊聊好了,”歐陽海天勉強帶出點笑意道。
“好啊,我有車,去哪里吃飯,我帶你們去。”
“小燕子姐姐,我想去龍羽餐廳,那里有美味的澳洲大龍蝦,特別好吃。”
“龍羽餐廳,澳洲大龍蝦,”燕輕柔眸光中閃出了驚異地神色,歐陽海天奇怪道:“怎么了,這澳洲大龍蝦很特別么?”
“很特別,”燕輕柔慎重的點點頭,“因為它的價格每只超過了一百元。”
一百元,歐陽海天不屑的笑了笑,這樣的價格自己還是支付得起的,不就是吃一頓飯幾千塊錢的小問題嗎,燕輕柔用得著大驚小怪?
“我們就去龍羽餐廳好了,”歐陽海天不帶考慮的一口應承了下來。女人眸光中閃出一絲的狡黠,“嗯,歐陽海天,你們去路口等著好了,我去開車。”
女人說完了,邁著輕巧飄逸的步子離開了,燕輕柔到了停車場,在自己的賓士車上,撥通了李奇的電話,“李奇,我是燕輕柔,帶十幾個人去南湖的龍羽餐廳去,對,保護歐陽海天,沒出事情的時候,你們在外面待著好了,里面有熱鬧發生,你知道該怎么做。”
“揍人的事情,有歐陽海天做,放心好了,歐陽海天身邊還有一個高手,不會出事情的。是誰?保密。李奇,應該看到的,你就看,不應該看到的,你別看,你要是做得好,做得滿我的心意,我會給你長工資的。”掛掉了電話,女人眼睛里閃出了晶亮的眸光,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我倒要看你們能玩出什么樣的花樣?
這是一家位置比較偏僻的餐廳,所在的位置,也在三外環上,即使歐陽海天本人也從來沒有來過這里。餐廳的裝潢布置挺講究。進入到里面,明顯的有一種比較壓抑的氣氛,服務生全是外表俊秀,說話做事彬彬有禮的男生,個頭也在一米七零以上。這樣一個特殊的場所,讓歐陽海天眉頭皺了皺,怨不得女人剛才會眼神微變,原因在這里呢。
“老爸,你怎么在這里?”看到餐廳拐角處蹲坐著的老爸,章念竹臉上帶了“意外”的神色大聲叫道。歐陽海天神情微微的變了變,怎么會這么巧?章念竹會在這個餐廳遇到女孩的老爸,也就是閔怡的前夫。歐陽海天的目光冷澀地盯在了角落里,蹲坐的男人身上。稍有些猥瑣的身形,其實男人長得很高,樣子萎泥不振,眼皮耷拉著,目光散亂,看到章念竹叫自己,男人眼神里先是閃過驚喜的意味,很快那樣的眼神徹底黯淡了,變得毫無光澤,臉上的表情,死灰一樣的落寞。
“老爸,你怎么回事?你不是說你的公司緩過來了嗎?”發現了老爸神情上的不對勁,章念竹快步走到了老爸面前,手臂搭在男人的肩頭上道。
“老爸,對不起你,公司完了全完了,我想離開這里,沒想到被人抓了回來。念兒,你救救我,怎么也湊到三千萬,我就得救了,要不然,他們非逼得我的公司破產不可,公司破產了,你老爸也活不下去了……,”男人說著說著,淚水涌了出來,聲音不停的啜泣著。女孩震驚得看著自己的老爸,驚呆了,“老爸,你剛才還打電話,告訴我有人愿意參股你的公司,你的危機過去了,怎么現在……?”
“老爸不是沒有辦法嗎?他們要我還錢,不還的話,要打斷我的一條腿,我對他們說,你來了,就能還錢了,他們才讓我給你打電話。你幫我求求,要不然我就死定了!”
“我求個屁啊!”章念竹揚起自己的嫩手,啪的一個耳光,重重地扇到了自己老爸的臉上,“章天鴻,你以為我是誰啊?我成年還不到一個月,你把我賣了也不值三千萬!”
“丫頭,你求歐陽海天啊!他有錢,他從身上拔下一根毛來,比我們的胳膊還粗,三千萬對他不算什么的。”
被自己的女兒狠狠地扇了一個耳光,男人臉上露出了更加凄慘的可憐相,抱著女孩的大腿痛哭流涕起來。歐陽海天站在不遠處看著,心頭一陣惡寒。―――三千萬對于我九牛一毛嗎?分明自己的資產明面上有十幾億,實際上一個億還不知道夠不夠呢,全是架了一個空殼子而已。隨隨便便給人三千萬,你不是扒我身上的這層皮,是把我身上的骨頭全敲碎了給你填窟窿。這樣的事情,誰求自己,歐陽海天也不可能答應啊。
“老爸,你說的什么話,三千萬,不是小數目,你憑什么讓人家歐陽海天幫你啊?聽我的話,趕緊把你的公司破產好了。”
“不可能,不可能,我的公司不能破產,打死我,我的公司都不能破產,你們別逼我,要不然我死給你們看,”男人大叫一聲,身體迅速地站了起來,剛想跑出餐廳,砰的一腳,有人直接踹到了章天鴻的胸口處,眼看著章天鴻的身體,飛出了多遠,撞到了柜臺上。“咚”的一聲,身體受創,嘴角的鮮血溢了出來。
“章天鴻,你他媽的骨頭夠硬啊!欠那么的錢,還敢賴賬,老子就不信抽不了你的筋,扒不了你的皮!”突然站出來的男人,身材高大,體形魁梧,一臉的猙獰兇殘,目光冷酷無情的注視到章天鴻的身上,剛才的那一拳,猛烈剛硬,有著相當深厚的功底,歐陽海天臉色陰沉了。這個人的實力,應該不是那么簡單的。
“你干什么,為什么要打我的老爸,我揍死你!”章念竹一巴掌朝著男人扇去,歐陽海天叫了一聲“不要”,咔嚓一聲,女孩的手腕被那個男人,狠狠地擒住了,女孩骨頭受到擠壓的聲音,讓章念竹慘叫了出來,歐陽海天的目光徹底冷意冰冰了,拳頭緊緊地團握在了一起。
看來自己不能不出手了。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來源:手機小說 書名:同居艷遇
  • 推薦1:小說之家
  • 推薦2:書友之家
  • 推薦3:小說搜索
  • 推薦4:書房小說
  • 欄目導航

      AD

    熱門文章

      AD

    相關文章

      AD

    熱門圖文

    點擊數:
    彩票论坛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