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火魔廚 正文 第四十二章七大禁手與五大神刀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看到這里,念冰不禁心中暗呼,這一定就是師傅說過的震面法了,查極當初曾經對念冰提到,在拉面中,有一種最高深的手法名叫震面法,連查極自己也不會。通過震面的手法,以均勻的力度使面與面之間在碰撞中不斷增加韌性和延展性,震面法用在細面之上再合適不過了,但念冰有些擔心的是,如果面再折疊一層,入水煮的時候會不會因為過細而煮壞呢?

終于,當面的震動一直維持到鐵鍋中水開的剎那,明輝突然離開了案板,左手閃電般扯了出來,右手高舉,讓那四千零九十六根面絲完全懸空,左臂向面絲中間一擋,右手帶著面絲向下接去,一伸一拉的過程中,八千一百九十二根面出現了,絕沒有一根面折斷,看上去神乎奇技處令人嘆為觀止。

輕輕一甩,面恢復到四千零九十六根面時的長度,明輝左手甩開,右手一帶,輕松的將面送入了沸水這中,鐵鍋非常大,直徑達到一米以上,明輝將面下在鐵鍋邊緣的地方,然后立刻拿起一雙筷子,筷子前端向兩旁分開,沒有去挑面,而是飛快的在鐵鍋中央的沸水處旋轉起來,此時此刻,她的手突然變成了乳白色,在騰騰熱氣的蒸騰中,宛如晶瑩明珠一般通透,蒸汽凝結成的水珠在她手上出現時,使念冰想起了當初查極說過的一句話:滄海月明珠有淚。

攪動越來越快,整鍋水都在那雙筷子的帶動下飛速旋轉起來,而面也在旋轉中律動著,原本沸騰的水因為快速的攪動而不再冒泡。

念冰驚呼道:“我明白了,這是破水保面法。在神奇了。”破水保面,是指將沸騰的水攪成旋渦狀,使得整鍋水雖然溫度達到了沸騰點,卻不沸騰。這樣,煮東西時,更能使食物均勻受熱,切不會因為水沸騰時帶起氣泡而影響形態,旋轉的要求并不難,任何一位廚師只要經過長時間鍛煉,都可以用筷子將一鍋水攪成旋渦狀。難就難在她攪的是沸水,雖然水沒有接觸到水,但是,沸水上空的溫度絕對不會你,這就要求,廚師不能受到沸水的任何影響,且手還要穩定,所以,這破水保面之法就變得非常困難了。

筷子突然離開水面,鐵鍋中地沸水在慣性的作用下依舊快速旋轉著,明輝拿過一只大碗,打開旁邊的一個鐵桶。從里面盛出淡黃色的湯汁,湯汁看上去非常通透,里面沒有一絲雜質,放在碗中,當它靜止時,猶如一塊巨大的黃水晶一般,這就是準備好的牛肉湯了。

筷子閃電般探入鍋中,明輝輕輕一挑,所有面條沒有一絲遺漏地離開沸水,放入碗中,騰騰熱氣的面條在浸入牛肉湯后,頓時使碗變成了半滿狀,明輝手中的筷子巧妙的帶動面絲在牛肉湯內先是順時針轉了一圈,緊接著又逆時轉了一圈,這才停了下來,微黃色的面條整齊的平放于碗底。取過一個大鐵勺,從鍋里盛出一勺熱面湯澆在最上面,再探手入那鐵桶之中,從里面夾出幾根薄如紙、寬約一寸的肉條以及幾片在牛肉湯中煮好的白蘿卜放在面條之上,最后,捏過一把香菜撒在面湯內,這才將碗放下,滴上幾滴鮮紅的辣椒油。

“清湯牛肉面,請品嘗吧。”明輝額頭上已經微微見汗了,她的手恢復了原本的肉色,看著念冰,眼中充滿了自信。

念冰沒有多說,向她點了點頭,接過明輝手中的筷子吃了起來。

“我也要吃,你給我留點。喂,不許吃那么快。”雪靜不滿的要搶念冰的南條,念冰其實吃的一點也不快,只是吃了幾根面條,吃了一塊牛肉條和喝了一口面湯而已。

將筷子交給雪靜,輕嘆一聲,眼中充滿了敬佩之色看向明輝,“我服了。自從離開師傅以后,我第一次誠心的佩服一位廚師,你做的牛肉面,絕對當的上一品面食這四個字。”

明輝丑臉微紅,道:“念冰大哥,你過獎了。”

“哇,真好吃。我平時最不愛吃面條了,可是這面條怎么這么好吃啊!明輝,為什么你的面條這么細,卻一點也沒有軟的感覺,每一根都是那么筋斗,吃起來味道好極了,而且,面一點都沒有相互粘連。還有肉,這是你切的牛肉么?味道真好,湯也好,應該是牛骨湯吧,恩,不對,牛骨湯似乎沒有這么鮮啊!而且香味有些奇怪,明明是牛肉湯的香味,為什么我會有種特殊的感覺呢?”雪靜原本斯文的吃相完全不見了,牛肉面并不燙,除了念冰吃的一點以外,剩余的一會兒工夫就會進了她的肚子。

明輝掩口輕笑,道:“雪靜姐,你慢點吃,如果你還想吃,我再給你做,別急啊!”

念冰微笑道:“她能拼出這么多已經很不錯了,不愧是清風廟以后的接班人。明輝,我來說一下你這清湯牛肉面的特點吧,你看我說的是否正確。”沉吟了一下,他才接著道:“你做的這牛肉面深得傳統牛肉面的精髓,其一清二白三紅四綠五黃的特點完全體現出來,一清為湯清,二白為蘿卜片白、三紅為辣椒油紅、四綠為香菜綠、五黃為面條黃,清爽鮮亮豐富的色彩,刺激你的食欲。不僅如此,其中還加入了你自己的創新,單是面的細度,就是我無法做到的,那震面法確實神奇,竟然能夠將面拉的這么細,還保持一定的韌性,遠比那一窩絲要細的多了,但卻依舊有勁道,不會影響口感。最讓我敬佩的就是你那手破水保面之法,連我師傅都不會呢,我想,你的右手一定練過什么特殊的工夫,能夠使它不怕燙,但是,在熱氣熏蒸之下,單是手不怕燙還是不夠的,沒有堅定的意志力,絕對不可能保持手地穩定,真是讓我佩服呀!面是好面,同時,湯也是好湯,正如靜兒所說,你的牛肉湯是用牛骨和最好的年肉加精煉牛油熬制而成的。但是,又不僅這么簡單。在這牛肉湯中你加入了至少三種草藥,但這些草藥不但不會影響到牛肉湯的味道,反而會將牛肉湯地鮮味完全烘托出來。同時,草藥自身的味道也會融合到牛肉湯之中,當感受完牛肉湯的鮮味之后,立刻就會感受到草藥帶來的香。兩種味道完美地混合在一起,就成了這極品牛肉湯,真是太棒了。至于那牛肉,并不是簡單切成的,而是它本身的形態。牛身上最好吃的肉不是胸部的牛眼內,更不是任何一處厚內或者通肌,而是肋條上的牛肋肉,真是上上之選啊!綜合這幾樣,我敢說,整個大陸上也絕找不出超越你的清湯牛肉面,我服了,完全的服了。”

明輝眼中驚訝地光芒連閃,“大哥,你說的一點都沒錯,除了三種草藥你沒說出名字以外其他的分毫不差,不愧是冰火魔廚啊!”

雪靜滿足的撫魔著自己的胃部,來到兩人身旁,有些疑惑地看著念冰,“牛肉面確實很好吃,但真的像你說的那么復雜么?明輝妹妹,你不用怕打擊了,盡管打擊好了,我支持你。我想,他一定有說錯的地方。”

明輝搖了搖頭,道:“沒有,一點錯的地方都沒有,就算是我來說,頂多也只是多出那三種草藥的名字而已,念冰大哥的廚藝一定比我更厲害呢。大哥,現在該你了,我想見識一下你的冰火廚藝是什么樣的,可以么?”

念冰微笑道:“吃了你這么美味的清湯牛肉面,我又怎么能藏拙呢?”說到這里,他不禁看了雪靜一眼,真正吃的多的是她才對,自己還沒來得及再吃,就已經只剩下空碗了,我可憐的肚子啊!

心中雖這么想著,但念冰的動作卻沒有停止,走到案板前,他想了想,很快就決定自己要做什么了,先洗干凈手,然后將那面布撩開,取出一塊與剛才明輝完全同樣的面塊,微微一笑,道:“吃了你的面,禮尚往來,我也給你做一碗面吧,你的是清湯牛肉面,我這個就是極品冷面。這里沒有我需的材料,就只能借用的取巧了。”一邊說著他開始了揉面的過程,他知道,如果自己不用出點絕技來,定然會被明輝看不起,他可不希望別人說自己是*魔法才能烹調出美味佳肴的。

面在念冰手上很快變成了一個圓球,他的手緩慢的動作著,每一下都力道十足,漸漸的,他的動作開始快了,每一次按動都會將面揉成沒的形態,隨著動作越來越快,念冰的手碗如同沒有骨頭般帶著手掌前后揉按,掌影將面完全包裹在其中,已經看不到面的存在了,他的掌影就像一個球,將面完全護在其中。

明輝瞪大了眼睛,倒吸一口涼氣,“這是分筋錯骨揉面法,竟然真的存在。”

雪靜驚訝的道:“分筋錯骨?難道他的手與手碗之間的關節脫離了么?”

明輝搖了搖頭,道:“不是的,這種揉面的方法非常難練,主要原因就在手腕的靈活性,只有將手腕練的可以向任何一個方向扭動,才能可能成功,就像筋骨脫離一般。這種揉面法還有另一個名字,叫分筋錯骨如意手,與我的破水保面,同為面點師的七大禁手之一。通過分筋錯骨如意手,可以在保持面團本身水份的情況下,將面的勁道增強到極點,一般這種方法揉出的面,必然有特殊的烹制方法配合才行,否則,就算煮熟了你都咬不動。在我們廚藝界有這么一個說法,面點師的七大禁手只要掌握其中之一,就能成為頂級的面點師,我只會破水保面玄玉手,排在七大禁手中的第四位,沒想到念冰大哥竟然會排在第三位的分筋錯骨如意手。看來,在面點上我也不如他啊!”

念冰動作沒有任何預兆的停了下來,他扭頭向明輝微微一笑,道:“不,你錯了,七大禁手并不能證明什么,作為一名項級的面點師,還需要綜合各種能力。在面點的造詣上,我絕對比不上你。”

青光一閃,傲天刀出現在念冰手中,刀身發出輕微的呻吟,靈氣四溢。

“好刀,這是你的菜刀么?”明輝驚訝的問道。

念冰微微一笑道:“是其中的一柄,純刀工的話,用它最合適,刀名傲天,也可以稱為自由之風的輕吟。面細上我比不上你,就用一個巧字吧。”右手手腕奇異的一轉,倒提傲天刀,左手托著比先前足足小了一圈的圓形面團伸直。

明輝知道,念冰接下來要做的事絕不簡單,她從念冰眼中看到了比自己更專注的神情,但奇怪的是,他專注的對象并不面,而是刀,那柄自由之風的輕吟——傲天刀。

鐵鍋中的水依舊翻滾著,念冰的刀終于動了,看上去很慢,那似乎是一片青色的霧,但是,卻已經看不清刀的影子,只能隱約察覺到,刀尖是向下扎向面團的。

手腕在顫抖問,一片白色的面挑入鍋中,這是個序曲,緊接著,一塊塊白色的面,如同被線穿著一般,間隔三寸的距離出現一串由面組成的白光,在清脆的水響中注入鍋中,念冰的動作非常快,始終反握著刀柄,他的神態很輕松,目光始終在那看不清楚的刀影上。

明輝似乎想到了什么似的,快步走到鐵鍋邊上,當她看到鍋中的在沸水翻滾的面時,整個人完全呆住了,口中徐徐吐出四個字,“錦——字——虛——牖——。”

雪靜疑惑的來到鐵鍋旁,“什么是錦字虛牗,埃……”她也看到了,鍋里翻滾的面,竟然是字,而不是想象中面片,字很清晰,是兩個字連在一起的,長約一寸,寬半寸,分明就是明輝二字,鐵畫銀鉤,字體蒼勁有力,每一組字都完全一樣,沒有絲毫的區別,這,這是怎么做到的?

明輝呆呆的看著鐵鍋,“廚藝界五大名刀法之一的錦字虛牗,我,我居然有幸能夠見到。師傅啊!您知道么,我竟然見到了錦字虛牗。”

雪靜搖了搖明輝,關切地道:“你沒事吧?”

明輝搖了搖頭,道:“謝謝,我沒事,只是太激動了。要知道,廚藝界的五大名刀法,難度更在面點師的七大禁手之上。五大名刀早已失傳了。七大禁手還可以依*天賦加苦練來掌握,而五大名刀卻要有非凡的悟性和常年的苦練,我以前聽師傅介紹過這五種刀法,當時我覺得太不可思議了,以為那根本是不可能存在的奇技,到今天我才知道我錯了,我是多么的坐井觀天,錦字虛牗就出現在我面前,這是五大名刀中排名第四的刀法阿1她的身體在微微的顫抖著,看向念冰的眼神已經充滿了崇拜的光芒。如果她知道念冰還會五大名刀中排名第一的龍雩集舞刀法,不知道心中會有什么想法呢?雖然念冰還沒有完全掌握龍雩集舞,但是,那畢竟是廚藝界刀功中的第一奇技啊!

在傲天神奇的戳挑下,念冰手中的面逐漸縮小,前后只不過十幾次呼吸的工夫,他已經完成了所有動作,沒有任何停止的,他拿起筷子在鍋里面攪動起來,同時左手閃爍著紅色的光芒按上了鐵鍋的邊緣。筷子在左手貼上鐵鍋的剎那迅速離開,同時,換筷子為鍋蓋,閃電般按在鍋上,明輝和雪靜清晰的感覺到整個鍋都在劇烈的顫抖著,鍋體完全變成了紅色,灼熱的氣息充斥在整個廚房中。

只不過三次呼吸的工夫,念冰的左手離開了鐵鍋,右手將鍋蓋拿起放在一旁,頓時熱氣如同蘑菇云般升騰而起。左手抄過一個笊籬從鍋中講那字形面撈起,立刻浸入涼水之中,同時,右手向那盛放涼水的桶遙遙虛按。他的動作如同行云流水一般,沒有任何的遲滯,明輝如果不是第一次見到念冰,一定會懷疑他曾經進過自己的廚房。每一件工具在什么地方他似乎非常熟悉似的,沒有一絲錯漏。

念冰拿著笊籬地左手松開了,雪靜和明輝驚訝的發現,那笊籬竟然立于水中分毫不動,念冰似乎已經完成了手下的工作,轉身向二女微笑道:“我用分筋錯骨如意手使面的韌性增強到原本的三倍,用高溫令其急速煮透,現在再將其完全冰封。憑借冰與火兩種極端的方法破壞面內部結構。這樣,分筋錯骨如意手所產生的勁面就不會有咬不動的情況出現,同時還將面本身的香氣完全發揮出來,口感極為勁道,且不會咬不動,發揮材料本身的原味一向是我所追求的。明輝姑娘,我要借你的牛肉湯一用了。”

說完,他取過一個干凈的空碗,從桶內盛出半碗牛肉湯,加少許醋,少許糖,以及一些辣椒油,快速調勻,再抓向那笊籬,在火元素的作用下,笊籬帶著冰凍后的面離開水桶,冰塊逐漸融化,當面漏出冰之時,他將冰塊放入碗中,常溫的牛肉湯在冰塊的作用下,溫度很快降了下來,而冰則完全融化,字形面出現在碗中,念冰輕攪兩下,讓湯與面完全融合,左手在湯碗表面虛按,一層薄薄的冰出現,似乎整個碗都冰凍了一般似的。

“好了,完成。請兩位小姐品嘗我這碗冰火如意面。”念冰自信的向二女微笑著。

明輝有些呆滯的與雪靜對視一眼,兩人各自拿起干凈的筷子走到面碗前,筷子輕松的破開薄冰,她們各自加起一塊面放入口中。

明輝抬頭看向念冰,眼中充滿了驚訝之色,“冰涼的面,配合冰涼的面香,再加上酸、甜、辣三種味道,以及牛肉湯本身的鮮味,真是太好吃了。不愧是冰火廚魔,我遠遠不及。”

念冰謙虛地道:“明輝小姐千萬不要這樣說,我是借了你揉好的面,和調配好的牛肉湯才能有這種效果。論起面食之道,我確實遠不及小姐,只是取巧而已。”

明輝眼中光芒閃動,“那分筋錯骨如意手和錦字虛牗也是取巧么?”

“你們聊著,我先吃。”雪靜才不管什么手法、什么廚藝,她只知道,面前這碗面太合自己口味了,雖然剛才的清湯牛肉面已經吃飽,但她還是忍不住美食的誘惑。

念冰微笑道:“廚無止境,我們要學的東西都還有很多,不是么?”

明輝深吸口氣,點了點頭,道:“是啊!廚無止境,看來,我不應該坐井觀天,還有更多的東西需要學習。念冰大哥,謝謝你的指點了。”

念冰由衷地道:“明輝姑娘不用客氣,我從你身上同樣學到了東西。”

離開一品面食,明輝已經與雪靜達成了協議,雪靜給她寫了一封推薦信,不久后,她就會遠上冰雪城,到清風齋中歷練。

“靜靜,你找到住的地方了么?”走在大街上,念冰輕聲問道。

雪靜主動挽上念冰的手臂,搖了搖頭,道:“還沒有呢,我剛一到這冰蘭城就向城里趕,趁著是晚上街道上人少,我想多走一些路,明天一早也好出了城,繼續向奧蘭帝國首都的方向去找你呢。人家知道你沒有馬,這次連馬都沒騎,一路走來真是累死了,你怎么補償我?”她現在心情興奮得很,不但找到了念冰,還幫清風齋招攬了一名能力超強的面點師,這次,就算回到清風齋以后,父親也不會怪自己了吧。

念冰有些不自然的掙了一下,但雪靜卻執意摟著他的胳膊。身為一名魔法師,論力量他確實無法與雪靜抗衡,無奈之下,也只得由著她了。雪靜身上不時傳來淡淡的處子幽香,引得念冰的心一陣悸動。他還是個處男。處男面對著美女,總是容易被吸引的,即使他心志再成熟也不例外。論身材,恐怕自己認識的眾女里,也只有鳳女能夠與她相比了。

“補償?我剛才不剛剛請你吃了飯么?這還不算補償阿!”念冰有些不敢看雪靜,腳下步伐加快了一些。

雪靜微笑道:“當然不算了,一頓飯就想打發我。你當我是叫花子么?”

念冰苦笑道:“那你要我怎么樣?”

雪靜道:“首先,一路上所有的開銷都由你負責,不許反對哦。其次,在沒有飯館的時候,你必須要親手做飯給我吃,我不吃干糧的。這一路吃干糧吃的我好難過。”

念冰臉上做出吃驚的表情,“不是吧,你堂堂清風齋大小姐。卻要吃我一個窮人。你好狠心阿!”

雪靜嘻嘻笑道:“人家是女孩子。難道你讓我付錢么?我早聽靈兒說了,你做的魔法卷軸很值錢的,養我沒問題吧。我不管,反正你答應也要答應,不答應也要答應。”

“看來,我也只好自認倒霉了。希望蘭馨飯店那邊還有空房吧。”他現在只能寄希望于早些到達奧蘭帝國的首都。那時,自己就能擺脫這個瘋女了。哎,為什么自己越不想與女人發生關系,美女越層出不窮的出現在自己身邊呢?師傅說讓我找個心愛的女孩子在一起,可是,這男女之間究竟什么樣子叫愛情?念冰就算再聰明,在這方面他也還像一個單純的孩子。雪靜追來,讓他隱隱感到些什么,但他卻又說不清楚。

“有空房也來不及了,都這么晚了,誰還給我開房間阿!念冰,你住的應該是標準間吧,反正也是兩張床,我和你一起就是了。”說出這句話,雪靜不禁嬌羞的低下了頭。

念冰嚇了一跳,“什么?不行不行,你一個女孩子,怎么能和我住一起呢?”

雪靜哼了一聲,道:“還不是怪你,剛才耽誤了那么長時間,難道你要讓我露宿街頭么?我一個女孩子都不在乎,你還在乎什么?難道你有什么不軌的企圖?”

念冰目瞪口呆的看著雪靜,“你,你真要和我住一個房間?那對你的名節不好啊!今后你總要嫁人的,要是讓你的丈夫知道,恐怕…”

雪靜心頭莫名的一陣煩躁,“你哪兒那么多廢話,難道我還會吃了你不成,我嫁不嫁人你管不著,至少今天晚上我要有個地方安穩的睡覺。哼。”

“小姐,你真的確定么?”念冰試探著問道。

雪靜哼了一聲,道“當然確定了,難道你還怕我強奸你不成?”說到這里,連她自己都不禁笑了,心中暗罵,雪靜啊雪靜,你現在這是怎么了,怎么連這種話都說得出口呢?

念冰想了想,現在也確實沒有更好的方法,正如雪靜所說,自己的房間里有兩張床,雖然男女共處一室有些不妥,但只要自己胸懷坦蕩,應該也沒有什么問題。想到這里,他也只得點了點頭。

雪靜松開念冰的手臂,問道:“你準備什么時候離開冰蘭城?”

念冰想了想,道:“明、后天吧,我今天聽說在冰蘭城中還有一種著名的小吃,叫什么瞪眼食,聽起來很奇怪,以前師傅都沒跟我講過,一定要去試一試,還有,我賣了些魔法卷軸來換取白卷軸,需要至少一天的時間來制作一些魔法卷軸防身。”

“好啊!我不急。”雪靜當然不急,她巴不得念冰慢點走呢,這樣她就有更多的時間了。

當兩人回到蘭馨飯店時,已經是深夜了,守夜的保安在念冰出示了房間的鑰匙后,才放他們兩個進入大門,但是,保安并沒有離去,當念冰準備帶著雪靜上樓時,卻被保安攔下來了。

“對不起先生,我們是正經飯店,不允許客人在飯店中有特殊的活動。”保安有些不客氣地說道。

念冰一愣,道:“你什么意思?”

保安看看念冰,再看看一身紅衣的雪靜,淡然道:“我什么意思您應該明白。似乎兩位中有一位并不是我們的客人吧。

念冰腦子快,頓時明白了保安的意思,心中不禁又好氣又好笑,“這位是我的朋友,她晚上才來到冰蘭城,現在時間太晚了,無法再開房間,所以我只能帶她回我那里委屈一晚,明天再單開房間,要不,你現在給我開一間房也行。”保安哼了一聲,道:“不行,我沒有權利開房間,兩位只能一位上去。”心中暗想,這小白臉,*自己長得好些,竟然能勾到這么漂亮的女人,哼,我偏偏不讓你得逞。

雪靜雖然不如念冰聰明,但此時保安已經將話說得這么明白了,她又怎么會聽不懂呢,頓時大怒,道:“放屁,你把我們當成什么人了,滾開,否則別怪我動手了。”說著,手按劍柄,頓時一股紅色的斗氣包裹住她的嬌軀。念冰此時并沒有生氣,反而暗暗感激面前的保安,先前礙于雪靜的面子,他不好當面拒絕,但始終感覺與她共處一室不妥,此時有了保安的阻撓,自己也好順坡而下,趕忙攔住雪靜道:“靜靜,不許胡鬧,你忘記先前答應過我什么了嗎?人家說得也對,這是為了客人的安全,鑰匙給你,你上去睡吧。”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來源:手機小說 書名:冰火魔廚
  • 推薦1:小說之家
  • 推薦2:書友之家
  • 推薦3:小說搜索
  • 推薦4:書房小說
  • 欄目導航

      AD

    熱門文章

      AD

    相關文章

      AD

    熱門圖文

    點擊數:
    彩票论坛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