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火魔廚 正文 第四十三章妓女的秘密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雪靜本來因為即將與念冰住在同一個房間,心跳正不斷加速著,有些不知所措。她畢竟是一個大姑娘,雖然心中喜歡念冰,但是也知道自己與他同住一屋有些不妥,但又覺得這是個機會,不想放過,所以,心中一直在猶豫著。此時,念冰松了口氣,她同樣也松了口氣,但心中卻多少有些失望。

“念冰,那你呢?我住了你的房間,你怎么辦?”

念冰微微一笑,道:“你不用管我了,大廳里不是由沙發么,我就在那里將就一晚吧。”

雪靜狠狠地瞪了那保安一眼,哼了一聲,這才向樓上而去。

看雪靜走了,保安向念冰道:“大廳不許住人,如果想住店,請明天一早再來吧。我要關門了,請立刻離開。”

念冰愣了一下,眉頭微皺道:“你在針對我么?我似乎并沒有得罪過你吧。”

保安冷淡的道:”我只是照章辦事,請離開。“

念冰自然不會與這種普通人一般見識,無奈之下,只得重新走出蘭馨飯店。

夜已經深了,已經接近十月的天氣微微泛涼,夜露吹打著念冰的身體,使他不禁打了個寒戰,趕忙調動體內的火元素繞體一周,這才舒服了一些。雖然夜露給他帶來了寒意,但此時雪靜不在身邊,在清冷的空氣中,他的腦子逐漸變得活絡起來。

雪靜從家偷跑出來就是為了找我,這已經證明她對自己有心阿!雪靜是喜歡自己的,而且,她并不像龍靈那樣軟弱,如果讓她一直跟著自己,在到達奧蘭帝國首都這一路上不知道還會發生什么事呢?萬一自己把持不住,那就麻煩了。或許自己對雪靜并沒有感情,但是,卻絕對有欲望存在,面對美女,自己能始終保持冷靜么?很難,很難。

念冰心中的深處除了母親以外,始終只有一個女人的身影,他對龍靈有憐惜,對洛柔有欣賞,對雪靜他甚至有些懼怕,懼怕她那瘋狂起來的歇斯底里,卻絕對沒有那種發自內心的愛。所以,他實在不希望自己與三女中任何一個相處過長的時間,就算自己不陷進去,雪靜對自己的感情一旦加深,事情就更難解決了,自己總不能打她、趕她吧。

想到這里,念冰心念電轉,思索著一個合適的方法。

突然,他心中一動,為什么雪靜會喜歡自己呢?恐怕是因為自己表現出的一些優點吸引了她吧,如果自己讓她多看到一些缺點,或許,她對自己的感情就會逐漸冷卻了,雪靜時一個敢愛敢恨的女孩子,而且她的脾氣幾乎是一點就著,雪靜啊。對不起了,我只能這么做。

臉上流露出一絲怪異的表情。念冰朝黑暗的街道走去。很快,他找到了自己的目的地,在這深夜中,唯一不關門的店鋪恐怕只有一種,那就是——妓院。

“喲,先生。來玩兒么?現在雖然有點晚了,但我們這里還有不少姑娘呢。”有一名看上去三、四十歲,濃妝艷抹的老鴇把念冰帶了進去。

這只是一家中等妓院,一進門,撲鼻的脂粉香味險些將念冰熏個跟頭,此時,他心中不禁有些慌張,他對于妓院的了解相當于零,甚至不知道妓院具體是干什么的。畢竟,查極在教導他廚藝的時候總不可能把妓院的知識也介紹給他吧。之所以知道妓院的存在,還是在冰雪城中聽到一次路人的對話。那是一對夫妻,丈夫像霜打的茄子一般被妻子怒罵著,從他們的對話中念冰聽出,這丈夫是因為去了一個叫妓院地方,讓他的妻子無法容忍,當時那驚心動魄的場面他現在還記憶猶新,如果不是因為謀殺親夫是重罪,他好不懷疑那妻子會用菜刀砍死自己的老公。后來他曾經問過龍靈妓院到底是什么地方,從來沒有發脾氣的龍靈,紅著臉怒罵了他幾句跑掉了。從那以后,念冰大概猜到,這所謂的機緣,應該是男人喜歡,女人極度厭惡的地方。平時走在路上,他也曾經見過幾家妓院,所以,從外表上還是能分辨出來的。

有些尷尬的咳嗽一聲,念冰看著雙目放光的老鴇,道:“這里有住的地方么?”上次聽那對夫妻吵架的時候,他隱約聽到那妻子罵丈夫在妓院夜不歸宿,想必妓院是能住人的吧。

本來,以念冰身上這普通的衣著,并不能引起老鴇的關注,但是,他的相貌實在太英俊了,使得這老鴇一陣春心蕩漾,心中暗想,這樣英俊的小伙子,如果能和自己睡上一晚,就是倒貼錢也值得了。

“住?當然有了,就是不知道先生想怎么住阿!姑娘們,來客人了,快來接客。”

此時,夜已經深了,大部分妓女不是已經有了客人,就是已經準備睡了,聽到老鴇的召喚,還沒客人的妓女們大為不耐,一個個從閣樓上走下來,睡眼朦朧的向大廳中看來。當她們的眼光落在念冰身上時,所有妓女都停止了動作。

念冰突然全身打了個寒戰,他看到從樓梯上走下七、八名妙齡女子,一個個衣著單薄,手臂和大腿大都裸露在外,有些更是連胸前的衣襟也沒有遮掩好,露出了豐滿的乳溝。他進入社會時間不長,什么時候見過這樣的香艷場面,頓時感覺到體內的血液在逐漸的沸騰著,心跳莫名加速。

妓女們終于反應過來,用蜂擁而至來形容再恰當不過,只是一瞬間就將念冰圍在中央,似乎她們也有了武技似的,渴望的眼神,撩人的姿態,是如此的動人。

“先生,來我房間吧,我可是有名的清純玉女哦。”

“清純玉女算什么,先生,你看,我這里大么?來吧,晚上我一定好好服侍你。要不,我給打八折如何?”

“八折?先生。我給你打六折好不好,人家今天晚上好孤獨呢。”

汗,冷汗順著額頭流淌而下,即使當初面對金背的龍王的時候,念冰也沒有如此的緊張過,他突然發現,自己挑選的這個方法實在太差了,如此香艷的場面一時間令他這個初哥兒陷入了無限的尷尬之中。怎么辦?現在該怎么辦?他想說些什么,卻又實在說不出口。看著那一個個忸怩作態的女子,他發現,自己身上已經起了一層雞皮疙瘩,天啊!神啊!救救我吧。

好了好了,姑娘們別吵。叫這位先生自己挑選好了。先生,你選誰呢?“老鴇見多識廣,一看念冰那一臉尷尬的樣子就知道他是第一次來這種地方,如果換了別人,她才懶得理會,但是念冰英俊的容貌、偉岸的身材實在令這老鴇動心,所以才主動出來解圍。

老鴇指揮著少女們站成整齊的一排,自己貼到念冰身旁。用胸前的豐滿挨上他的手臂。”先生,您想選那位姑娘呢“如果她們您都看不上眼,那我怎么樣?”

念冰低頭向老鴇看去,不得不承認,這看上去三十歲左右的老鴇風韻絕不比那些少女差,而且還多了幾分成熟,尤其是她那豐滿的有些夸張地身材更是令他有鼻子噴血的沖動。天啊,這就是妓院么?所有的智慧仿佛都消失了一般,他有些呆呆的問道:“這個,這個,你們這里住一晚要多少錢?”

念冰單純的樣子更讓老鴇心癢難搔,身體某些部位已經開始出現了變化,“什么錢不錢的,先生能光臨我們這里,就是我們的榮幸。到時候,你看著給點就是了,我們這里住的地方很多,你隨便選一個吧。”

“咳咳,那給我一間空房吧,多少錢我給你就是了,住一晚就走。”念冰的話,頓時引的少女們一陣嬌笑,老鴇捏了捏他小臂上堅實的肌肉,“喲,先生,難道您看不上我們這些姑娘么?到了我們這里,哪兒有獨睡得規矩阿!您就挑選一個陪您吧。”

“怎么那么吵,媽媽,這么晚了還不關門么?不會有客人了。?一個慵懶的聲音從樓上傳來,雖然在責怪著,但卻不得不承認,她的聲音異常動人。

念冰身前的妓女們和他身旁的老鴇臉色都變了,其中一名妓女更是低聲嘟囔著,“完了,完了,她一來,這極品小處男肯定沒我份了。”

念冰向樓上看去,只見一名身穿粉色裙的女子從樓上走了下來,此女身材勻稱而豐滿,一張白皙的俏臉上微施脂粉,身上散發著一股清雅的味道,似乎有些疲倦了似地,手扶欄桿向樓下走來,眉頭微皺,卻能令爍芯醯揭恢忠煅拿饋K某魷鄭偈苯誄∷信傭急鵲明鋈晃薰猓淙徊皇竅穹錙茄木瑯松匆彩巧仙現?

老鴇心中暗嘆一聲,向念冰賠笑著道:“先生您看,這位是我們這里的花魁,雖然纏頭高了一些,但是,絕對是物有所值啊!如意,來客人了。”

少女微微抬頭,當她那朦朧的目光與念冰清澈的眼神相對時,漂亮的大眼睛頓時亮了起來,并沒有象其他妓女先前那樣失態,緩步下樓,俏臉上多了一份百花綻放般的微笑,走到念冰身前,道:“先生您好,我叫如意。”

念冰已經漸漸適應了這里的氣氛,不像先前那樣不知所措了,微微頷首道:“你好。”

如意扭頭向身旁的老鴇看去,“媽媽,今天就讓如意招待這位先生吧,好么?”

老鴇想說不,但是,如意卻是這家妓院的頭牌,來這里的客人,大多是沖著她的面子,得罪誰,也不能得罪這搖錢樹阿!趕忙道:“好,當然好,如意阿,那你就帶這位先生到你的房間去吧。”

一個女人總比一群女人好應付,雖然到現在念冰也沒完全明白這妓院始干什么的,但面前這清雅的少女帶給他幾分好感,和她走,總比被一群庸脂俗粉纏著要好。

如意拉起念冰的手,兩人同時有了不同的感受,如意感覺到念冰的手修長而有力,并沒有繭子,他的手很溫暖,但似乎有種鋼鐵般的堅硬。念冰則完全是另一種感覺,他雖然不是第一次拉女孩子的手,但是,如意給他的感覺完全不同,她的手很軟,柔若無骨一般,最讓念冰感受到深刻的,是她手上的冰冷,小手非常柔滑,握起來極為舒服。

上了樓,如意一句話也沒說,直接帶著他來到走廊最里面的一個房間中。房間內的裝飾大多是粉色的,房間很大,分為里外套間,但中間卻沒有門的阻隔,里間是一張大床,被幔布圍攏在內,整個房間中,都散發著些異樣的氣氛。

“先生請坐。”如意的聲音中突然失去了先前那柔柔的感覺,將念冰拉到外間的圓桌旁,按著他的肩膀讓他坐了下來。倒上一杯酒遞給念冰,而自己則在念冰身旁坐了下來。

念冰一口將酒喝下,腹中升起一股火熱的感覺,頓時使他的心神鎮定了許多,但他依然問出了一個傻傻的問題,“如意姑娘,這里只有一張床,我睡哪里?為什么你們這里的規矩必須要讓客人進其中一人的房間呢?”

如意愣了一下,抬頭看向念冰,“我們這里是妓院。”

“我知道。”

“那你還問這樣的問題?”如意的眼神中多了一道冷芒。

念冰苦笑道:“坦白說,我雖然知道這里是妓院,但卻不知道妓院始干什么的。你能告訴我么?”

如意答非所問的道:“那你又是干什么的?”

念冰看著如意逐漸變得清澈的眼眸,心中隱隱感到有些不對,“我是一名廚師。”

“廚師?你只是廚師而已么?我閱人不少,還沒見過像你這樣氣質的廚師。年紀輕輕的,不學好,跑到妓院里來鬼魂,我看你也不是什么好東西。”說到最后,她的聲音已經多了幾分冷歷的氣息、

念冰眉頭微皺,道:“為什么來妓院就不是好東西了?”

如意不屑的道:“男人,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你們到這里來,不就是為了在女人身上發泄自己的欲望么?你們什么時候把我們這樣的女人當人看?虧你長的一副好相貌,金玉其外,敗絮其中。”

直到此時,念冰才算明白了妓院真正的含義,心里這個汗啊!趕忙辯解道:“如意姑娘,你不要誤會。”

如意冷笑的站了起來,“誤會,我有什么好誤會的,像你這樣的男人,今后不知道要令多少女人傷心。”

念冰目光一寒,道:“如意姑娘,我們之間似乎并沒有仇怨,你為什么要如此針對我。就算我來妓院是為了做那種事又怎么樣?你似乎應該是侍候我的,而不是在這里罵我。”

如意臉上笑容更冷了,“侍候你?你這種骯臟的人也想碰我么?”

“既然如此,我還是走吧,”知道了妓院真正的含義,雖然念冰想借機氣走雪靜,但也實在無法容忍自己在這種地方再待下去,對于男女之事,他并沒有太多的認知,他并沒有看不起妓女的意思,只是覺得做這些事不妥。站起身,他剛想離去,卻突然覺得腦海中一陣暈眩。不自覺的又坐了下來。

“你還想走么?”如意冷冷的看著念冰。

“毒?”念冰突然明白了許多,下意識的想發動身上的觸發魔法卷軸,但精神卻怎么也無法集中。“如意姑娘,我與你無怨無仇,你為什么要害我?”

如意笑了,“等你到了地獄,再去問吧。”

念冰腦海中一陣模糊,終于堅持不住昏了過去。

“姐,你今天怎么了?”一道矯捷的身影從里間躥了出來。那是一名全身勁裝地少女,與如意容貌有幾分相像,只是多了些英氣。她看了念冰一眼,道:“這似乎只是一個普通的客人啊!你怎么把他迷暈了,這怎么解決?”

如意淡淡的道:“如夢,把他帶出城殺了。處理的干凈一點。”

“姐,你瘋拉?組織上嚴令不許隨便殺人。不殺沒有報酬的對象。你這是…”如夢顯然被如意嚇了一跳。

如意目光凌厲的掃了如夢一眼,道:“我只是為民除害而已,有什么錯?你看這個人,空有一副好相貌,卻跑到妓院中鬼混,他看上去不過二十歲左右的樣子。如果讓這種人活在世間,將來不知道有多少女子會被他害呢,你忘記當初我是怎么被騙的么?不要因為他長的英俊就下不了手,越是這樣地男人,就越該殺。”說到這里。她眼中流露出滔天恨意,全身似乎在微微的顫抖著,歇斯底里的感覺令如夢流露出一絲恐懼。

“去吧,該怎么做你明白,老鴇那里我自然有辦法交代。”如意狠狠的看了念冰一眼,向如夢揮了揮手。

如夢沒有再多說什么,一拉念冰的衣服,輕巧的將他扛上肩膀。似乎并不費力似的。打開窗戶,如同貍貓般躥了出去,幾個閃爍間消失不見。

看著如夢離開地背影,如意眼中流露出朦朧的淚光,“男人沒一個好東西,英俊的男人更都是人間的禍害,我要見一個殺一個,只有英俊的男人都死光了。女人們才能活的更好。”

冰蘭城是一座商業性城市,雖然地處兩國交界,但夜晚卻是從不關城門的,如夢扛著念冰的身體悄悄出了城,很快來到一處寂靜的森林中。將他平放在地面上。

“這個人真的該殺么?他地身體里根本沒有斗氣的氣息,只不過是一個普通人,姐姐也真是的,總不能濫殺無辜啊!算了,反正他也只是個普通人,我想他解釋清楚了,讓他趕快離開這里就是了,大陸這么大,今后姐姐也不可能再見到他。恩,他長的還真英俊呢,比以前的那個姐夫還要英俊的多,怪不得姐姐今天的反應會這么大。”說到這里,如夢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從懷中掏出一個瓷瓶,取出一顆丹藥塞入念冰口中。

其實,她并不知道,正是因為心存善念,才救了她自己一命,念冰雖然卷軸缺乏,但現在身上依然帶著四個觸發式防身卷軸,最強地達到了六階,如果如夢真像他下殺手,在魔法陣感受到念冰生命受到威脅之時,卷軸就會自動觸發,以如夢現在的能力,近距離下根本連躲閃的機會都沒有。

全身一陣發冷,念冰從昏迷中清醒過來,“恩?這是哪里?”眼前一片黑暗令他大為警覺,意念立刻連通了身上的魔法卷軸,隨時準備應付危機。

“先生,實在對不起。”

聽到如夢的聲音,念冰這才發現身邊還有一人,快速的站了起來,向后退出幾步,和如夢保持距離,由于如夢相貌與如意有六、七分相似,他此時神志又為完全清醒,頓時認錯了人,“如意小姐,這是什么地方?你為什么帶我到這里來。”

如夢歉然道:“先生,我不是如意,那是我姐姐,我叫如夢。今天的事真地很對不起。”

仔細辨認下,念冰發現如夢與如意不同,相比起來,如夢要稍微瘦一點,身材也比如意高一些,“如夢姑娘?我想知道發生了什么事。”

如夢心中有些驚訝,遇變而不亂,面前這名英俊的男子并不像他說的那么一般啊!“先生,您別誤會。是這樣的。我姐姐在妓院中工作是有原因地,具體為什么我不能告訴您,不過,她絕不是你想象中那種女人,姐姐曾經受過傷害,所以遇事比較偏激。先生,我這里有點錢,您趕快離開這里吧,不要再去冰蘭城了。”說著。將幾個金幣向念冰扔來。

看著面前有些單純的女孩兒,念冰淡然道:“如夢姑娘,令姐莫名其妙的向我下毒,而你又不愿意將事情說清楚,難道冰蘭城是你們家的?憑什么不讓我回去?”

如夢眉頭微皺,“你這個人,怎么這么死腦筋。難道你想死不成?”

“死?你姐姐要殺我?我與她沒有任何仇恨,為什么要殺我?”念冰問出心中地疑惑,同時也暗罵自己大意,竟然如此輕易的著了道。

如夢無奈的道:“姐姐的事我不能說,反正我能做的只有這些了,你要是再回城里,我可救不了你,為了你自己的生命,還是離開吧。”說完,她不再跟念冰糾纏。展開身形幾個閃爍,幾個起落的消失在念冰視線中。

念冰站在原地,心中不斷涌出各種念頭,如意、如夢,這兩個名字不斷交替出現,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真是倒霉到家了,看來,壞事還是不能做啊!不過。被人如此捉弄了一下,還險些丟掉性命,事情就這么算了么?不,至少要將真相查清楚,

意念與空間之戒聯系在一起,空間系魔法元素圍繞著念冰的手指旋轉著,不起眼的戒指上發出銀色地光暈,一件黑色的長袍率先出現。緊接著,一張詭異的骷髏面具寂靜無聲的出現在長袍之上。念冰先將面具帶上,再用長袍籠罩住自己的身體,長袍上面有斗篷,連頭部也遮蓋在內。將他容易被辨認的金色長發籠罩其中。“這個身份終于可以再用一次了,真沒想到,竟然是為了妓院而用。”

“偉大的冰雪女神阿!請借我您地憤怒,送我到達迷失的彼岸吧。——暴風雪。”空氣中的溫度在藍色光點向念冰集中的同時逐漸下降,一片片雪花逐漸出現了,圍繞著他的身體旋轉起來。直接吟唱咒語來使用魔法就是這點比較麻煩,需要通過吟唱來凝聚魔法力,總會浪費一些時間的,而直接用卷軸使用魔法,由于事先在卷軸上已經凝聚了足夠的魔法力,使用時就可以完全將魔法的威力展現出來。

在強大魔法控制力作用下,暴風雪強行將念冰的身體托了起來,越飛越高,升入空中他自然看到冰蘭城的位置,控制著魔法向城市中飛去,一邊飛,念冰一邊仔細回想著在那間妓院中發生地一切。那名叫如意的女子顯然不只是一名妓院那么簡單,這兩姐妹委身于妓院之中,必然有著什么目的,正像如夢所說,如意一定是受到過什么刺激,當自己剛一進入她房間之時,她身上散發的并不只是寒意,似乎還有些殺機,只是當時自己并沒有過多感覺到。她所受到的刺激,應該是與男人有關,而且還是與自己有些類似的男人,就像當初自己遇到那位漂亮的阿姨時將她當成媽媽一樣。可是,妓院是齷齪的地方,她們為什么要藏身在那里呢?這就是自己要搞清楚地。

想到這里,念冰不禁暗暗慶幸,并不是慶幸如夢放過自己,而是慶幸自己無意中喝的那杯酒只是mi藥而并不是穿腸毒藥。否則,就算他身上的魔法卷軸再多,也沒有任何用武之地。此時,他已經重新回到了冰蘭城中,整個城市此時都已經陷入沉睡,念冰小心操縱著腳下的暴風雪,在他的法力沒有消耗完之前,暴風雪將始終維持著。經過這段時間對魔法的理解,現在他更懂得怎樣才能更合理的利用魔法力,所以,堅持這么一個四階魔法對他來說并不算什么。此時,他已經分別取出了傲天刀和正陽刀。畢竟還沒有離開冰月帝國,晨露還是先不用的好。

雖然來到冰蘭城時間不長,但念冰地記憶力很好,首先,他飛過城門后先找到了自己居住的蘭馨賓館,從賓館處立刻確認了方位,朝那座妓院飛去。或許是因為時間太晚了,妓院的燈火也終于熄滅了,念冰漂浮在空中,鳥瞰整座妓院,很快他就找到了如意的房間,輕飄飄的來到房間外,他稍微猶豫了一下,正想有所行動時,卻聽到房間里傳出低低地聲音,心中一動,控制著暴風雪將自己的身體貼在窗邊,聆聽著里面的聲音。如夢似乎也剛剛回來,低聲向如意道:“姐,你怎么還沒睡啊!”

如意冷聲道:“事情都辦妥了么?做的干凈不干凈。在這魚龍混雜的地方,一定不要留下尾巴。”

如夢猶豫了一下,道:“已經做好了,姐,你放心吧。”

如意輕嘆一聲,道:“小妹,我知道有的時候你會很為難,你的心太軟了,根本不適合做一名殺手。等這次我們輪值回去后,我會向大人匯報,讓他調你到其他崗位去。或許,還能讓你成為明面上的戰士。”

“姐,那不可能的,我是被當成間諜培養出來的啊!怎么能成為戰士?”如夢的語氣中似乎多了幾分悲傷。

如意道:“其實也沒什么不可能,畢竟,你不像我,我早已經暴露在人中面前,而你卻始終在暗處,相信姐姐,一定有機會的。”

聽到這里,外面的念冰頓時明白了許多,這兩姐妹顯然并不是冰月帝國人,而是來這里當間諜的,通過這妓院中來往的形形色色客人,打探到各種消息再傳回本國。看來,自己的事也只能算了,這種國家之間的矛盾,自己還是不要攙和的好。想到這里,他控制著暴風雪剛想離去,轉身時,身上的黑袍無意掃了窗戶一下,發出輕微的摩擦聲。

“誰?”在低沉的聲音中,一道寒光透窗而出,雖然只是憑聲音判斷而發,但寒光的目標卻正是念冰的胸口。念冰暗道不好,他沒有發動護身的魔法卷軸,右手一抬,傲天刀幻化出數十道刀影,分別從不同的方位斬上了那道寒光。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來源:手機小說 書名:冰火魔廚
  • 推薦1:小說之家
  • 推薦2:書友之家
  • 推薦3:小說搜索
  • 推薦4:書房小說
  • 欄目導航

      AD

    熱門文章

      AD

    相關文章

      AD

    熱門圖文

    點擊數:
    彩票论坛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