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火魔廚 正文 第四十四章魔殺再現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叮,密集的數十聲碰撞因為速度過快,仿佛只有一聲似的,念冰只覺得一股強大的沖擊力撲面而來,胸中如中巨錘一般,身體借助沖擊力向后飄退,如果不是傲天刀自身發出的刀氣抵御了不少沖擊力,單是這簡介的沖撞,就足以使他受傷了。那飛出的是一枚梭形鏢,此時已經被傲天的鋒銳絞成了粉碎。念冰眼中流露出湛然神光,控制著暴風雪瞬間將自己送出數十米之外。

窗戶打開,兩道身影帶著兩團寒光沖了出來,斗氣雖然強大,但卻絕對無法飛行,當如意姐妹發現敵人是漂浮在半空時,頓時心中一驚,身體在落地前,各自發出三枚飛鏢向念冰所在的方位飆射而至。可惜,現在的念冰已經有了準備,雖然飛鏢上附著的斗氣極為強勁,但他只是控制著暴風雪輕托自己的身體,就將飛鏢閃了過去。空中的魔法師對地面的戰士,多少也有些優勢。

如意和如夢手中各持著一柄寒光閃爍的利劍,如意攔住準備繼續出手的如夢,向空中的念冰冷聲喝道:“你是什么人?”

念冰淡然道:“這里不是說話的地方,有膽子就跟我來吧。”他故意壓低聲音,并在聲音中增加了幾分沙啞,使如意姐妹無法認出。話音一落,立刻控制著暴風雪向城外的方向飛去。如意姐妹對視一眼,她們自知身份已經泄露,沒有任何選擇的余地,展開身形追了上來。

暴風雪在短距離飛行過程中,是魔法師所能達到的最快速度,雖然念冰看出如意姐妹都有著劍師級別的實力,但想追上自己的暴風雪,卻是不可能的,他控制好速度,始終與如意姐妹保持著一定的距離。引著她們重新出了冰蘭城,向野外跑去。

如意和如夢一邊跟著念冰,她們也暗暗有著算計,魔法師在大陸的數量極少,這一點她們都非常清楚,正是因為這樣,她們并沒有什么與魔法師交手的經驗,就更不用說把握了,如夢心中焦急。正不知該如何是好的時候,突然聽到如意低聲喝道:“移花接木。”

青色的斗氣從如意身上散發而出,她突然躍起到空中,聽到姐姐喊出的四個字,如夢頓時心領神會,手中長劍銜入口中,同樣爆發出青色斗氣。雙掌向上一托如意的足底,猛的將姐姐送了出去,在這剎那間,她與如意同源的斗氣完全輸入到如意體內,頓時,如意護身斗氣光芒大放,瞬間橫跨過十丈長空,追到距離念冰兩丈的空中,氣機緊鎖在念冰身上,雙手持劍。全力一記斜斬。青色斗氣在半空中形成一道絢麗的青色光弧,帶著扭曲的光芒朝念冰斬去。

感受到危險的氣機,念冰心中大凜,先前那一鏢的沖擊力自己都險些接不住,更不用說這全力的劈斬了。護身卷軸瞬間發動,冰墻術凝結出厚達一尺的堅冰擋在那斗氣斬之前。結合如意姐妹兩人的斗氣,這一擊的威力是恐怖的。厚達一米的堅冰在極為鋒銳斗氣斬下頓時龜裂,青光透冰墻而過。雖然被削弱了許多,但卻依舊朝念冰的方向斬去。

念冰選擇用出冰墻術,并不是為了要阻擋對方,而是要切斷對方鎖定自己的氣機,以及減緩對方的攻擊,當青光斬到他先前所處的位置時,他早已在暴風雪的乘托下斜飛而出。如意力盡,朝地面落去。如夢追上姐姐,兩人同時停下腳步,魔法所展現出的神氣令她們不禁心中一緊。

念冰飄落在二女十丈外,暴風雪并沒有結束,而是在他強大的精神力作用下不斷的壓縮著。這種變異的暴風雪,即使是當初的魔導士都為之心驚,以它護身,自然是再好不過的選擇。“兩位小姐所用的是風屬性斗氣。”念冰淡然道。

如意上前一步,牢牢地盯視著念冰,“你到底是什么人?”

念冰道:“你們可以稱我為魔殺使。”

如意冷聲道:“這么說,我們先前的交談你都聽到了?”

念冰淡然一笑,道:“你們是哪國的間諜我管不著,但是,草菅人命我卻不得不管,如意姑娘,先前你所對付的那名男子,是我守護的對象。看在如夢姑娘的善良份上,我不想難為你們。你們走吧,只是,今后希望如意姑娘做事謹慎一些,殺人者,人恒殺之。”

如意看向自己的妹妹,“夢,你…”

如夢不敢正視姐姐的目光,不由得低下頭,如意冷冷地看著念冰,“魔法師在面對武士的時候并沒有任何優勢,你不想為難我們,但我倒想為難你試試。有本事的就別跑。”身隨聲進,風屬性斗氣最大的特點就是提升使用者的攻擊速度,幾個閃身,如意已經來到了念冰面前。

念冰并沒有后退,冷哼一聲,凝結到直徑一尺的暴風雪瞬間爆發了,壓縮后的暴風雪,在攻擊力上絕不低于六階魔法,如意只覺得自己前進的方位如同遇到一堵巨大的墻,無數旋轉著的冰刃似乎要將自己的身體割裂一般,護體的斗氣在瘋狂旋轉的冰刃中被撕的粉碎,暴風雪爆炸的瞬間,她前沖的身體頓時被炸的倒飛而出,身上的衣服已經出現了無數裂痕,血跡隱現,更露出了白皙的肌膚。

鮮血狂噴而出,在變異暴風雪的作用下,如意頓時被重創,確實,在一對一的情況下,魔法師絕對是處于劣勢的,但是,這指的是沒有時間吟唱咒語的魔法師。如果一名武士面對的是早已經準備好魔法的對手,那么,贏的機會就很小了。

“姐姐。”如夢一把接住如意的身體,如意的身上很冷,暴風雪所帶的寒毒已經入侵了她的經脈,對于想殺自己的如意,念冰沒有絲毫留手,幸虧如意自身斗氣不弱,這才沒有被暴風雪完全撕裂。

“偉大的冰元素啊!凝聚吧,化為萬古寒川之冰,化為凝實月華之冰。冰冰的融合,出現吧,雙色冰封球。”在如夢照顧姐姐之時,念冰又吟唱出另一個咒語,巨大的雙色冰封球在他面前出現,對于武士,他是不敢有絲毫懈怠的。

如意此時已經氣若游絲,鮮血不斷從口中溢出,她最重的傷并不是身前的傷口。而是暴風雪爆發時將寒氣震入體內,此時,她體內的血液正在不斷地凝固著,當心脈凍結之時,就是她斃命之刻。憐香惜玉這種念頭從不會出現在念冰的意識中,他只知道,自己的生命是最可貴的。

“你。你把我姐姐怎么了,我跟你拼了。”如夢放平如意的身體,提著劍就朝念冰沖去。

數十道風系斗氣斬從劍中幻化而出,念冰驚訝的發現,如夢的斗氣似乎比她姐姐的更為精純,但是,雙色冰封球已經形成了,這六階的魔法絕不是先前那個四階低等的冰墻術可以媲美的,雙色冰封球在念冰意念巧妙的控制下,不斷變換著方位。如夢的攻擊除了能在冰封球上留下一些痕跡以外,根本無法對念冰產生任何威脅。

對于如夢,念冰還是有些好感的,至少,她心地要比如意善良的多。“如夢姑娘,如果不想讓你姐姐死,那你就住手吧。”再次擋下如夢的攻擊,雙色冰封球寒光大放。刺骨的冰冷中,數十枚冰錐激射而出,頓時將如夢逼退。

如夢有些喘息的看著面前強大的魔法師,“你,你都殺了我姐姐,還說風涼話么?”

念冰淡然道:“你姐姐只是受了震傷,致命的是寒流入侵,現在只有我能讓她活過來。你應該明白。我想殺你再容易不過,沒必要騙你。”雙色冰封球最大的特點,就是殺傷力,如果面對的敵人是一群時,它可以不間斷地散發出攻擊力強橫的冰錐。直到自身爆發為止。這個六階魔法形成以后,除非對手有大劍師以上的實力,否則是不可能破掉雙色冰封球的。

在念冰的平靜的聲音中,如夢冷靜下來,確實,如果對方想殺自己,只需要用先前那個魔法向自己攻擊就足夠了,那是根本抵擋不住的。“你,那你愿意救我姐姐么?求求你,救救我姐姐吧,我救她這么一個親人了。我姐姐本性并不壞的,只是因為以前受的刺激過度,才會恨男人。”

雙色冰封球消失了,念冰一步步向如意走去,他很清楚,現在如意的命掌握在自己手中,如夢絕不會再向自己發動攻擊的,“我同樣也不想殺人,只是,你姐姐這樣的心性卻應該教訓一頓,麻煩你將她的上衣脫下來。”

“什么?你,你想干什么?”一聽這話,如夢頓時心中大驚,擋在念冰身前,警惕的看著他,手中的劍又抬了起來。看著念冰臉上的骷髏面具,她心中難免升起強烈的恐懼,一直以來,她什么事都聽從姐姐的安排,早已經養成了依賴性,如意更是將她照顧的無微不至,而此時如意已經陷入了昏迷之中,而面前又有她無法對抗的強大敵人,她實在不知道自己應該怎么辦了。

念冰皺眉道:“如夢姑娘,你姐姐現在身上傷口不少,你不脫掉她的衣服,我怎么幫她治療呢?放心好了,我對她的身體一點興趣也沒有。”他見過的美女多了,隨便哪一個,也不是如意這樣的姿色可以相比的,尤其是與鳳女那樣的絕色相比,如意只不過是螢火之光而已。

聽了念冰的話,如夢這才醒悟過來,趕忙閃過擋住念冰的路,蹲下身體,扶著如意*在自己身上,“你,你真的愿意救我姐姐。”

念冰點了點頭,道:“當然,我與你們本無仇怨。不過,我希望你姐姐活過來以后,你要多勸說她,不要再有草菅人命之心,否則,下次再見之時,我魔殺使的殺字必將落在她頭上,解衣吧。”一邊說著,念冰左手一直倒持的正陽刀抬起,刀柄處的火焰神之石直接點向如意的額頭。還有什么東西能比火焰神之石更有取出寒毒的效果呢?灼熱的氣流在火元素的作用下順眉心處而下,如意本來青白的臉色頓時多了一分紅潤。

如夢見念冰真的要救自己姐姐,頓時松了口氣,放下長劍,雙手顫抖著,解除著姐姐身上的衣服。

外面的長裙解開后,是里面的中衣,中衣之后是內衣,一樣一樣的極為煩瑣,看的念冰目瞪口呆,喃喃地道:“女孩子真是麻煩啊!如夢姑娘,你動作最好快點,否則,寒毒沒有要了她的命,卻死在失血過多下,我就沒有任何辦法了。”

一聽這話,如夢的手也不顫抖了,快速的接觸著姐姐身上的障礙。當一切都解除之后,念冰頓時出現了短暫的呆滯,不得不承認,這有著劍師實力的如意小姐,身材確實很完美,這是他第一次看到女孩子的身體,不禁有些口干舌燥,幸虧臉上帶著面具,否則,如夢看到他滿臉通紅的樣子,不知會怎么想了。深吸口氣,念冰勉強平復著自己激蕩的心情,將眼前起伏的峰巒拋于腦后,咽了口唾沫,雙手朝如意的嬌軀虛按,念動自己熟悉的咒語,經過在魔法師工會數月的學習,現在他已經不是那個不熟悉冰系咒語的念冰了,“偉大的冰元素啊!我請求你們,以善良之心融化為水,化為圣潔的甘泉,撫平創傷,在水之女神的見證下,出現吧,治療的源泉,圣水術。”

柔和的藍色光芒隨著咒語的完成向念冰的雙手凝結著,剎那間,他的手完全變成了玉石般的白色,雙手如同波浪般顫動著虛按,一股股白色的光暈朝如意那白皙而豐滿的嬌軀飄轉著,深淺不一的十數道傷口在白色光芒的作用下,頓時停止流血,念冰閉上雙眼,任由那溫柔的水元素在指尖流淌,當他感覺到圣水術完全形成之時,他的手動了,雙手在率動中點向如意身上的傷口,乳白色的水光代替了傷口的鮮紅,粘稠的圣水完全封住了那一道道觸目驚心的傷口,很快,乳白色的液體就完全融入傷口之中,肉眼幾乎都可以看到,那深淺不一的傷口正在不斷的愈合著。

深吸口氣,念冰感覺到有些疲倦,畢竟接連用了幾個不弱的魔法,對他的魔法力消耗也很大,“可以了,幫你姐姐穿上衣服吧,先不要動她的身體,讓圣水與傷口完全融合,大概半個時辰后,你就可以帶她回去了。放心吧,我用的圣水術是五階治療魔法,本來是用來治療內傷的,對于這種普通的外傷來說,圣水術是奢侈的,但卻不會讓傷口留下傷疤,讓她好好睡一覺,明天清醒后,一切都會恢復。”

一聽連疤痕都不會留下,如夢眼中頓時流露出感激之色,到了這時,她才完全相信,念冰并沒有傷害她們的意思,“魔殺使先生,謝謝,我替姐姐謝謝您。今后如果有機會,我一定會報答您的。”

念冰有些好笑地道:“有什么可謝的,別忘了,你姐姐可是我傷的。希望她能吸取教訓吧。如夢姑娘,你姐姐以前到底受過什么刺激?”

如夢猶豫了一下,但當她看到念冰透過面具投射來的澄澈目光時,心中沒來由的涌起強烈的信任感,輕嘆一聲,道:“是這樣的。我們的父母在姐姐七歲、我五歲那年,就因為瘟疫而去世了。小時侯,姐姐非常堅強。為了照顧我,她天天在大街上要飯,那時候的她像個男孩子一樣,周圍同齡的小乞丐,誰也不敢欺負我們。姐姐對外人一直都是很兇的。直到姐姐十歲那年,我們被恩人收留了,恩人管我們溫飽,教導我們技藝。使我們有了出人頭地的機會。魔殺使先生,請您不要問我們是屬于哪一方的,就算死,我和姐姐也絕不會出賣恩人。”

念冰微微一笑,道:“對于那些我沒興趣,我只想知道,你姐姐究竟受過什么樣的刺激,使她變得如此歇斯底里。”

如夢眼中流露出一絲淚光,“在恩人收留的孤兒中,有一名非常出色的男孩子,他長得很英俊。而且性情溫和,他的能力是有目共睹的,在二十歲那年,就已經史無前例地達到了大劍師境界,當時。我們曾經說過,有一天,他一定會成為一代武圣的。那時我十五歲,姐姐十七歲。不知道什么時候,姐姐早已經暗戀上他,卻一直都不敢表白,將自己的愛埋藏在心中,因為姐姐知道,他喜歡的是恩人的女兒,雖然恩人的女兒每年只會回來一次,但是,那時的他總是最快樂的。姐姐自知無法與恩人的女兒相比,所以,也只有將自己的感情埋藏在心中了。終于,兩年前,恩人的女兒又一次回到了家中,出色的他再也忍耐不住,向恩人的女兒表白了,但是,他得到的卻是拒絕,無情的拒絕,沒有任何轉圜余地的拒絕。當時,他受了很大的刺激,一個人跑出去喝酒。所謂關心則亂,姐姐追去了。那一晚,他們都沒有回來,雖然姐姐不說,但猜我也能才得到他們之間發生了什么,從那以后,姐姐與他之間的關系確立了,我很為姐姐高興,但卻始終有一種不妥的感覺。那一年,是姐姐有生以來最開心的一年,他們住在一起,執行任務時雙宿雙飛,姐姐除了不忘照顧我以外,其他的任何事都已經顧不得了。看到姐姐如此開心,我也不忍心多說什么,只是暗暗祈禱著,希望我的猜測是錯的。但是,事與愿違,他們交往整整一年后,當恩人的女兒再次回到家時,出色的他,竟然像以前一樣,無微不至的關懷著恩人的女兒,一切都和以前沒有任何變化,恩人的女兒依舊沒有理睬他,當恩人的女兒離開后,姐姐與他之間第一次發生了爭吵,我清晰的記得,那次他們吵的很厲害,我擔心姐姐,所以,一直都在他們的窗根下聽著。姐姐質問他,為什么還忘不了恩人的女兒,他無情的傷害了姐姐,他對姐姐說,他與姐姐之間只是有欲而無情,姐姐只是恩人女兒的替代品,只是他心情的一個寄托而已,還說,他這一生之中,只會愛恩人的女兒一人,就算將來和我姐姐真正結合,也永遠只會對恩人的女兒有愛。姐姐是個剛強的人,從那一刻開始,她的心死了,她沒有多說什么,因為他是恩人器重的人,姐姐本已升起的殺機散去了,但是,姐姐卻向恩人要求外調,就來到了這里,用妓女的身份掩蓋自己,繼續幫恩人做事。我想,如果不是為了報答恩人,恐怕姐姐早有輕生之念,我不止一次看到她在深夜中背著我獨自哭泣,姐姐真的好苦好苦啊!今天晚上,您所保護的那位朋友來到了妓院之中,她真的很英俊,甚至比姐姐曾經深愛過的那個人還要英俊許多,他那溫和的笑容與那個人有幾分相象,所以,姐姐的心才會被搐動,才會向他下殺手。魔殺使先生,我替姐姐向您和您的那位朋友道歉,請你們看在姐姐可憐的遭遇份上原諒她吧,今后,我一定會勸說她不再做傻事了。”

聽完如夢的敘說,念冰的心微微的顫抖著,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遭遇,如果與如意姐妹相比,或許自己還是要幸運一些的。目光落在臉色依舊有些蒼白的如意面龐上,她看上去似乎已經不是那么可惡了。原本心中的一絲憤恨完全消失,念冰輕嘆一聲,道:“對不起,如夢姑娘,我不知道你姐姐曾經經歷過這么多坎坷。應該是我向她道歉才對,誠心地祝福她,今后能夠找到一個好的歸宿。不過,也請你轉告令姐,英俊的男人未必都不是好東西。至少,我那位朋友不是。好了,帶你姐姐回去吧,我護送你們。今后一切小心。”

如夢小心地抱起姐姐,在念冰的護送下回了城,一直將她們送回到妓院之中,念冰才悄悄離開,此時,遠方的天空已經露出了一抹魚肚白。沒有急于回飯館,念冰找到一個寂靜的角落,收起自己這身魔殺使的行頭,盤膝坐下,將精神外放,一邊感知周圍的一切。一邊緩慢的恢復著自己的魔法力,這樣雖然恢復速度要慢上一些,但由于精神外放,可以事先感知到周圍發生的事,所以相對要安全得多。

當念冰感受到大街上已經開始有了熙熙攘攘的人流時。從冥想中清醒過來,冰火同源的特殊性使他的魔法力恢復極快快,此時已經重新達到了最佳狀態。站起身,彈了彈身上的塵土,現在也該是回去的時候了。相信如意應該也已經醒過來了吧,不知道她的身體如何了。第一次用魔法傷人后讓念冰感覺到有些愧疚,對于如意的遭遇,他還是非常同情的,畢竟他也有著類似的不幸經歷。

走到大街上,念冰辨別了一下方向,朝旅館走去,他并不急,昨天晚上吃的那點東西早已經消化的差不多了,準備找個地方先填飽自己的肚子再說,就讓雪靜等等吧,她對自己的印象越壞,就越有可能不再糾纏自己。想到這里,他索性放慢了腳步。買早點的地方還真不少,不過,只是簡單地看幾眼,念冰就能發現這些早點鋪中師傅們的手藝實在令人不敢恭維,但現在也只能湊和著吃點了。他隨便找了一家還算干凈的早點鋪坐下來,要了一碗白粥,兩個饅頭和一碟咸菜,這些基本的食物,味道總不會差的太多。

一邊吃著自己所要的食物,念冰一邊向大街上看去,他突然發現在這家早點鋪的街對面,是一家販賣廚具的商店,心中一動,暗暗想到,自己現在已經有了空間之戒,不需要再將什么東西都帶在身上了,既然如此,何不購買一些廚具放在空間之戒里呢?光有菜刀畢竟不夠,除了燒烤以外,根本無法進行有效的烹調,對,就買些廚具吧。順便再買一些調料,這樣,帶在身上就方便多了。想到這里,他加快嘴上的動作,填飽了自己的肚子后立刻穿街而過,走進這家廚具店。

廚具店看上去很干凈,兩旁的墻壁上分類掛著各種廚具,一應具全。雖然不是什么上品,但用來一般烹飪,也是足夠了。一名四十多歲,身材矮小的男子迎上來,道:“先生,您要購買廚具么?我們這里什么都有,您隨便挑選。”

念冰隨手拿起一支鐵鍋,彈指在上面敲了敲,發出清脆的聲音,他再看看鐵鍋的紋理,不禁搖了搖頭,質地太差了,恐怕自己的火系魔法稍微用的強一些,這只鍋就會毀壞。矮小的男子一看念冰有些不滿意,趕忙道:“先生,這些普通貨色如果不能入您的法眼,我這里還有好的。”

“哦?好的,拿出來我看看,最好是全套的,也省得我依次挑選。”念冰倒不報有太大希望,只要廚具的剛性和韌性好一些,能夠承受得住自己的冰火同源魔法,就足夠了。矮小男子道:“巧了,我這里正好有一套正宗天泉軒出產的名廚具,您等一下。”

天泉軒?這個名字念冰曾經聽鬼廚查極說過,在查極的描述中,天泉軒是當今最好的幾個制造廚具的作坊之一,他們出產的廚具,有硬度高,剛性好、耐磨損、防銹蝕等特點,雖然不是什么名器,但也是不可多得的好廚具,一般好的廚師大都使用他們那里出產的廚具,由于天泉軒極為有名,所以他們出產的廚具價格也比較離譜,隨便一件,都要幾個金幣,全套下來,估計要幾個紫金幣了。普通的廚具,只需要兩、三枚銀幣就能買上一套,價格足足相差了一百倍。不過,念冰是不在乎錢的,如果這里的老板真的能拿出天泉軒出產的好東西,他絕不會吝嗇。所謂功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對于廚師來說,器具越好,在烹飪時越能發揮出他全部的能力。

一會兒的工夫,矮小男子捧著一堆比他身高還要高些的盒子走了出來,看樣子很吃力似的,將盒子放在地上,有些喘息地道:“先生您看,這些都是天泉軒出產的好東西啊,雖然價格高一些,但絕對物有所值。”

念冰有些好奇地走上前,打開最上面一個盒子,只見里面是一支鐵鍋,鍋體完全是灰色的,掉轉鍋身,只見鍋底上刻著一個菱形印記,上面正有天泉軒三個字。這支鍋明顯比先前那支要沉得多了,重量起碼是先前那支鍋的四倍,鍋身的厚度也比較合適,握住把手,手腕與把手完全形成一體,感覺上非常舒適,手腕微微顫抖,做出掂鍋的動作,一切都非常自然而和諧,這種重鍋正是念冰所喜歡的,輕敲鍋身,鐵質相當不錯,敲擊時回音渾厚,聽起來非常舒服,“老板,你這是天泉軒出產的廚具?”念冰的聲音中多了幾分質疑。

老板愣了一下,道:“當然是了,這可是我特意從天泉軒采購的鎮店之寶,如果不是看您懂得廚具的樣子,我也不會拿出來了。”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來源:手機小說 書名:冰火魔廚
  • 推薦1:小說之家
  • 推薦2:書友之家
  • 推薦3:小說搜索
  • 推薦4:書房小說
  • 欄目導航

      AD

    熱門文章

      AD

    相關文章

      AD

    熱門圖文

    點擊數:
    彩票论坛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