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火魔廚 正文 第六十二章火鳳凰之翼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轟的一聲巨響,鳳女跌退三步,銀色斗氣重新恢復成了暗紅色,一縷血絲順差嘴角流淌而下,她已經受了不輕的傷。而那火龍人族長老金猊也絕不好受,身前又多了幾道縱橫的傷口,鮮血不斷外流,雖然他本身是火體質,但通過離天神劍爆發出來的九離斗氣侵入體內的感覺絕不好受。

“啊!”金猊怒吼一聲,看上去蒼老的身體突然漲大了一圈,氣勢驟然大盛,猛的一拳朝鳳女遙控轟出,銀色的斗氣凝聚成一團,像炮彈般朝著鳳女這邊急速沖來。

鳳女臉色微變,她此時的斗氣已經無法達到圣斗氣的境界了,雙手握劍,現在只能憑借離天神劍的優勢,爭取將這枚沉重的斗氣彈劈開,但是,她現在卻一點把握都沒有。

“誰也不許傷害鳳女。吼----”一個高大的身影突然從旁邊躥了出來,巨大的重劍轟的一聲擊在了那銀色的斗氣彈上,強烈的斗氣爆炸使周圍的幾名龍人族戰士跌退一旁。突然出現,替鳳女擋下了這次攻擊的竟然是紫清劍。

現在的紫清劍身上已經出現了明顯的變化,亂蓬蓬的頭發變成了血紅色,本就高大的身體漲大一圈,喘息聲粗重的猶如鐵背地龍一般,身上膨脹的血管清晰可見,迎擊了一記圣斗氣的攻擊,他竟然只是雙腳陷入地面中,卻絲毫不退。

將斗氣提升到最強程度的金猊驚訝地道:“狂戰士,竟然還有狂戰士?”

沒有人回答他這個問題,紫清劍一個人從洞口的傭兵群中走了出來,他雙眼已經變成了血紅色,模糊地神志中只記著幾個熟悉的名字。巨大的重劍上青光大放,長達三尺的劍光,在氣勢上絲毫不弱于金猊。

四名火龍人戰士分別從不同的方向朝紫清劍沖了上來。重劍在紫清劍手中猶如枯草一般,沒有任何花哨,繞體一周,頓時,青色的光芒如同墻壁一般封了出去。

四道身影比來地時候更快飛退,不過,這次卻是被震飛的,鮮血狂噴之中,四名龍人族戰士已經受到了重創,雖然龍人體質使他們沒有斃命,但卻已經搶劫了戰斗的能力。

紫清劍六在那里,紅色的頭發、紅色的眼睛再加上全身釋放著不穩定的青色光芒,宛如魔神一般,動手的雙方都停了下來,一時間,他成了注目的焦點。

里锝的魔法停止了,大口大口地喘息著。蒼白的臉色顯示出他現在虛弱的狀態,一屁股坐在地上,不敢冥想,只得將自己那幾個壓箱底的魔法卷軸掏了出來。

念冰來到鳳女身旁,第一時間由冰轉水,給鳳女釋放了一個治療術。幫她恢復著被震傷地經脈。“清劍大哥這是怎么了?他似乎神志有些不清醒了,我去叫他回來。”

“不。”鳳女攔住念冰,“現在誰也阻止不了他了,他狂化了。”

“狂化?”念冰還是第一次聽到這個詞匯,“狂化是什么意思?”

鳳女低聲道:“這是一種特殊體質,變通人中萬中無一,尤其是遠古之戰以后,本以為已經絕跡了。狂化后的戰士被稱為狂戰士,曾經是人類最強的兵種,同時也是最難以駕馭的兵種。因為狂化后的戰士雖然在單兵作戰能力上成為所有戰士中的最強者,但是,他們同樣有著巨大的缺陷,就是神志也隨自己的身體一樣陷入瘋狂之中,在這種情況下,他們已經分不清敵我了。自身法力提升到極限,皮膚堅硬如鐵,如果是修煉過斗氣的,斗氣將成倍提升,狂化后的狂戰士只知道攻擊,直到耗光全部體力為止,每一次狂化后,狂戰士一馬當先要沉睡三天。真沒想到,你這位朋友竟然會是一名狂戰士,看來,我們還有些轉機。以他武斗家的實力再進行狂化,就算是一名武圣,也不可能輕易戰勝他,我本不想殺戮,現在看來,不動手是不行了。”、

“鳳女,我知道你有所顧忌,如果你真不愿意殺人,那可以將那些火龍人打的搶劫戰斗能力,只要我們能平安離開這里就足夠了。”

鳳女點了點頭,道:“紫清劍一發動你們就全力攻擊,只要他或我能纏住對方的那名長老,我們就還有機會。”

“殺----”紫清劍憤怒的咆哮一聲,他眼中最重要的敵人自然是金猊,在潛意識中,對他最重要的無疑是妹妹和鳳女,而剛才正是金猊傷到了鳳女,此時,他突然爆發,自然要以金猊為第一目標。

重劍高舉,紫清劍雖然陷入狂化狀態,但自身所擁有的能力卻一點也沒忘,反而使用的更加順手了,當初紫夢用來對抗鳳女的身法在他身上出現,幻化出數道身影朝武圣級別的金猊沖去。

鳳女剛要動,突然看見一道黑色的光芒從天而降,沒有光芒的反射,直奔正在給傭兵們治療的龍靈而去。她已經顧不得這道光芒從何而來了,身形一閃,來到龍靈身旁,手中離天神劍上挑,將那道黑色的光芒挑飛一旁。

叮的一聲輕響,那竟然是一根黑色的針,淡淡的腥氣在空中蔓延,顯示針上有劇毒。

“啊!你為什么要救我?”龍靈此時才清醒過來,看著鳳女不禁有些發愣。

鳳女銳利的目光朝黑針發射的方向看去,那是茂密的山林,根本找不到任何能量波動。這絕不是火龍人族發動的攻擊,作為驕傲的龍人一脈,他們是絕不會用毒的。一邊尋找著暗中的敵人,她下意識地回答道:“是念冰讓我保護你的。你不用謝我,要謝就直接去謝他好了。自己小心一些,可能還有額外的敵人在。”

“謝謝你,我會小心的。”龍靈的聲音很平靜,絲毫沒有因為自己地生命受到威脅而有什么變化。繼續替那些傭兵們治療著。

鳳女先前與念冰的話卡洛也聽到了。紫清劍那邊一發動,他立即帶著傭兵們朝龍人族發起了反撲,他明白,只要鳳女能正常發揮,雖然對方人數眾多,但也不是沒有沖出去的機會。

狂化后的紫清劍確實如鳳女所說,他那完全燃燒自己法力所爆發出的實力即使是金猊這樣的強者一時間也拿他沒有絲毫辦法。而此時他又不能躲開紫清劍,否則,遭殃地必將是他的族人,龍人族先天防御雖強,但這么狂暴地斗氣被正面擊中還是足以致命的。

場面完全亂了起來,鳳女終于發威了,離開神劍在那曼妙的身影帶動下幻化出無數劍光,每一道劍光都如同毒蛇吐信一般,劍光閃爍,一個接一個的火龍人戰士被刺中倒地。一會兒的功夫,就有十數名火龍人戰士搶劫了戰斗能力。

壓力驟減之下,傭兵們個個用命,將自己的斗氣完全發揮到極限,在卡洛、加特林和花蕊三人的帶領下朝火龍人發起了沖鋒。

突然,無數紅色的光芒從空中撒落,目標只有一個,那就是鳳女。紅光配合的極為默契,封死了鳳女所有前進地路線,逼地她不得不停下來,用離天神劍抵擋住斗氣利箭地攻擊。而火龍人戰士們也趁此機會重新組織沖了上來,將傭兵們完全壓制回洞口處。此時,鳳女像紫清劍一樣,已經被隔離在外圍。

念冰放出幾個魔法穩定著局勢,扯著紫清夢退到龍靈身邊,就在這時,外面突然發生了變化,金猊全身斗氣暴漲,一拳將紫清劍轟退,大喝道:“火龍翔云陣。”

所有攻擊中的火龍人族戰士驟然后退,數百人竟然擺出了一個奇怪的陣勢,其中分出十八名火龍人戰士中的精銳圍上了鳳女,在一名長腿火龍人族美女的帶領下向鳳女發動了攻擊,而另外又有十八人組織成一個陣形圍住了清劍,他們只與紫清劍游斗,卻不與他正面接觸,顯然是要消耗他的體力。

火龍族人們快速地忙碌著,先前搶劫戰斗能力的戰士們都被他們的族人抬到一旁,金猊全身爭光綻放,在族人們的簇擁下一步步向洞口處走來,“弓”一名族人將弓遞入他手中,其他人的火龍族戰士都以十八人為一隊,緩緩向洞口處壓迫而來。

雖然沒有敵人的攻擊,身上的壓力減輕許多,但現在傭兵們的心頭卻無比沉重,他們萬萬沒有想到,剛有了一些機會就被扼殺在搖籃之中。

鳳女此時已經沒有使用圣斗氣的能力了,她的速度和攻擊力雖然強悍,但那十八人一組的火龍人族戰士組成的陣法卻非常奇異,不論她往哪邊攻擊,都一馬當先要同時迎接九個對手,一時間左沖右突,卻怎么也無法沖出烏黑。

金猊沒有讓族人們向傭兵發起攻擊,手挽長弓,銳利的目光凝視著念冰。他早已經發現,這不斷用出魔法的青年是傭兵們能支持下來的根源,只要先將幾名魔法師毀滅,形勢立刻就會明朗。

金猊眼中光芒大放,手挽長弓,弓弦上剎那間展開,銀色的圣斗氣包裹著整張大弓,奇異的一幕出現了,銀色斗氣在他拉弓的右手處不斷成型,竟然純以斗氣化為一枝利箭,“龍--引--箭--。”爭光銀光驟然綻放,念冰只覺得胸口一陣收縮,箭尚未到,他的身體卻已經有了強烈的感受,沒有任何猶豫的,念冰當機立斷發動了護身威力最強的雙色冰封球,直接迎箭而上。傭兵們也沒有閑著,卡洛、加特林和花蕊先后躍起,想住那枝箭,但是,那由圣斗氣形成的得箭卻在窗口化出一道優美的弧線,直接越過了他們的阻擊,目標依舊是念冰。

雙色冰封球能夠擋住圣氣之箭么?答案是否定的,轟然巨響中,雙色冰封球被狂暴的斗氣炸成了滿天冰粉,銀光一透而過,已經來到了念冰身前十米內。“小心。”紫清夢滑步上前,青色斗氣綻放,準備替念冰抵擋住這一箭,翠幕端凝刀法最大的優勢就是速度,一片扇形的青色光幕冰念冰的身體完全擋住,但是,這卻依然不夠,叮的一聲輕響,翠幕端凝消失,紫清夢緊握短刃,妖軀應聲拋飛,她只是斬上了那利箭的側面就被震飛了起來,鮮血從嘴角處流淌而出,絕望的目光出現在美眸之中。

“不要。”冰靈一橫身就擋在念冰身前,她的目光是驚慌的,但卻并不是因為即將面臨的斗氣箭,而是因為念冰的安危。全身一震,龍靈突然發現自己轉了個方向,緊接著,傳來一陣錐心般的疼痛,身體應聲向前拋跌,踉蹌幾步才站穩身形。

念冰正面對著龍靈,在他的右肩胛處多了一個血洞,身體完全被那一箭洞穿了,幸虧先后經過幾次抵擋,龍引箭的爆發力已經搶劫,再加上翠幕端凝改變了一些它前進的方向,這才使念冰躲過了致命的威脅,盡管如此,龍引箭余威還是貫穿了他的身體,鮮血噴涌而出,念冰沒有任何猶豫地將一個治療術拍在自己身上,血流這才止住了一些。

“不,這不可能。”龍靈的聲音在顫抖著,背后的疼痛已經消失了一些,她此時才意識到先前發生了什么事。她擋在念冰身前,念冰卻猛地從背后摟住她一個旋身,龍引箭穿透了念冰的肩胛撞擊在她的上才消失的。而此時的她卻除了一點疼痛以外再沒有任何傷勢。

念冰苦笑道:“這是必然的結果,靈兒,來,你治療比我拿手,幫我止血,這一次,恐怕我們在劫難逃了吧。”

龍靈趕忙跑回念冰身旁,她先將一個治療術拍在念冰肩膀那杯子大小的傷口上,然后猛地將他傷口處的粗布衣撕開,“背心,背心呢?我昨天給你的背心你為什么不穿?”龍靈的聲音變得異常激動,“難道,連我給你的東西都那么讓你討厭嗎?”

“不,傻靈兒,你知道么?昨天你給我那件背心之后,我的心都快碎了。那明明是老師給你的啊!連你的體香還清晰可聞,我怎么能用你的護身寶物來保護自己呢?傻丫頭,現在就穿在你身上啊!否則,剛才我們恐怕就要成一對穿堂葫蘆了。”原來,昨天晚上念冰吹動風笛將鳳女找來,求她在龍靈無法感受到的情況下將背心重新穿回她的身上。以鳳女的能力,做到這一點完全可以神不知鬼不覺,輕易的就完成了。其實,剛才念冰完全可以由龍靈為自己擋住龍引箭,以那金紅背心的強度,龍靈也只會受點震傷而已,但是,作為一個男人,又怎么能讓女人為自己擋這一箭呢?念冰那時根本沒有任何的猶豫,迅速抱著龍靈轉身,他抗體的冰墻術卷軸成為了最后一道防御,但是,卻依然受了重創。

龍靈看著念冰眼中那溫柔的光芒,再看看他那蒼白的臉色,她的心顫抖了,原本空洞的眼神中多了幾分神采,扶著念冰坐了下來,而自己卻挺直嬌軀,朝外面走去。此時,金猊已經帶領著手下們緩緩前逼,傷了對方最主要的魔法師,他們已經沒有顧忌了,其實,雙方交手到現在,一共也只是半柱香的時間而已,卻發生了如此多的變化,從開始的鳳女沖擊,護眾人入洞,再到奮力抵擋、紫清劍狂化、鳳女出擊、念冰重傷,幾乎每一瞬間,場上都發生著變化。

沒有了鳳女的抵擋,誰還能攔的住金猊呢?傭兵們聚集在一起,他們心中的斗志在對方帶來的龐大壓迫下逐漸瓦解,任何人都知道。這一次,他們再沒可能抵擋地住對方的攻擊。就在這時,龍靈來到了眾傭兵之后,低低的吟唱著,“以我的生命為代價。詛咒一切的…”剛吟唱到這里,一只大手突然從后面捂住了她地嘴,強行將咒語打斷。一個魔法咒語,如果吟唱超過一半,就是不可能打斷的,否則對魔法師將產生極大的傷害,而剛開始的魔法吟唱,只要將吟唱打斷,魔法就無法完成。

“靈兒,這個魔法咒語就算要用也應該是我用,而不是你。”念冰將龍靈緊緊摟在懷中,他的聲音是那么的堅定。

念冰溫暖的懷抱讓龍靈感到很安心,即使知道即將面臨著毀滅性的災難,她也沒有絲毫恐懼。摟著龍靈濕軟的嬌軀,念冰暗暗苦笑,該來地總是要來,剛想吟唱與龍靈同樣的咒語之時,一個聲音突然打消了他的念頭。

“快,大家快向里面撤,里面洞身狹窄更好防御。”這是風云的聲音,念冰回身看去,只見風云正從洞內跑了出來。與此同時,誰都沒有想到的是,鳳女爆發了。

如果說鳳女是一顆巨大的炸彈,那金猊重創念冰就是引爆這顆炸彈的導火索。凄厲的鳳鳴聲猶如刺耳的尖針一般扎入每個人地耳中,鳳女身體周圍的紅色送氣驟然收斂。粉紅色的長發在這一刻變成了暗紅色,原本白皙的肌膚閃爍著淡淡的紅色光彩,背后的衣服突然破開,一對紅色羽翼瞬間舒展,羽翼內側邊緣呈弧形,一根根鳳翎緊密的排列在一起,舒展的羽翼長達兩米以上,鳳女原本修長地嬌軀在這對羽翼的映襯下顯得如舊此嬌小。羽翼大張之下,鳳女的身體完全漂浮起來,她那雙碧藍色的美眸在這一刻變成了金色。

金猊看到這種情形不禁大驚失色,“小心,是鳳族的王族之羽。”

他的提醒已經來不及了。同樣是紅色的斗氣,隨著羽翼的飄然下擊化為一圈光暈,無可抵御地巨力傳遍圍攻鳳女的每一名火龍人戰士身體,十八道鮮血同時狂噴而出,伴隨著十八道身影被震飛出十丈之外。

半空中的鳳女長嘯一聲,手中離天劍虛空橫斬,一道湛然紅芒飄然而下,在那巨大的洞口前劃出一道溝壑,澎湃的斗氣將原本前沖地火龍人戰士全部逼退。

看到如此情形,念冰心中不喜反憂,在危機中展現出巨大的力量,很有可能是不屬于自己的力量,越是這樣,反噬就會越嚴重,他趕忙大喊道:“鳳女,快帶著清劍大哥回來,洞里面窄小,適合我們防御。”

半空中閃光耀著淡淡的殘影,鳳女一閃身已經來到紫表劍上空,探手抓住他身上的衣襟,提著他高飛而起。此時,紫清劍的神志完全處于瘋狂之中,根本分辨不出敵友,手中重劍驟然向上撩起,朝鳳女劈去。

“笨蛋,是我。”鳳女一橫離天神劍,輕松的擋掉紫清劍的攻擊。說也奇怪,狂化中的紫清劍一聽到鳳女的聲音,頓時變得老實起來。“嗡――”銀色的圣斗氣龍引劍再次出現,這一次,目標正是空中的鳳女。金猊很清楚,得罪了鳳族的王族,代表著與鳳族之間將出現無法彌補的溝壑,只有將鳳女和所有人都擊殺在這里,才有可能掩蓋一切。

巨大的紅色羽翼驟然收斂,左翼閃電般橫揮,先前那念冰竭盡全力都無法抵擋的龍引箭竟然直接被鳳女那巨大的羽翼拍碎,下一刻,鳳女已經來到洞口,手中離天神劍一橫,將所有攻上來的敵人都震的退了回去。

念冰下意識的去拉鳳女,“快去,向里面撤。”此時,傭兵們見鳳女抵擋住敵人,已經快速的朝洞穴深處撤去。他突然驚呼一聲,抓住鳳女的手不自學的松開了,現在的鳳女,身上就像火炭一般灼熱。

鳳女眼中寒光湛放,凝神著手持長弓的金猊,冷聲道:“今日我還沒有殺人,不過,這并不代表接下來也不會,有本事你們就沖進來好了。”說完,掩護著念冰等人向洞內撤去。

出乎意料的是。火龍人不知道是否是因為鳳女突然展現出的強悍能力,竟然真的沒有攻進來。任由鳳女、念冰和傭兵們撤入洞內。

傭兵們退入洞內數百米后,進入一條寬約三米的狹窄甬道后再也堅持不住,一個個如同癱瘓一般坐倒在地。此時,就連冰月傭兵團地三位正副團長,實力也僅剩余不足三分之一了。雖然沒有一人死亡,但是,重傷者卻占據了三分之二,這前幸虧龍靈給他們及時治療,這才能夠堅持逃到這里。

鳳女手起掌落,將紫清劍打的昏了過去扔在一旁,回身向外面看了一眼。這才松了口氣。

“你干什么打我哥哥?”紫清夢憤怒的道。

鳳女那金色的雙眸中散發出冰冷的氣息,令紫清夢不禁全身一顫,“他在狂化狀態,只有打昏過去才能恢復過來,不過,他雖然體力沒有耗盡,恐怕也要昏睡兩天才能恢復。”念冰關切地看著鳳女,道:“你怎么樣?”

鳳女搖了搖頭,道:“我沒事。你呢?”金色的目光落在念肩右冰那個恐怖的傷口處。

念冰此時的臉色已經非常難看了,大量失血使他原本紅潤的面龐變得異常蒼白,苦笑道:還死不了。不過,我右肩的肩胛骨似乎斷了,我用魔法止血,想治好恐怕沒什么機會。鳳女,你說他們為什么不沖進來?是因為怕你么?”

鳳女搖頭道:“不,應該不是。我也是剛發現的。這些火龍人似乎對這個洞穴有所畏懼一般,從最開始我向洞口攻擊時,他們就故意躲避著,避免進入洞內。現在想起來,如果我們早些選擇撤入洞中,或許形勢就會好的多了。不過,至少目前我們還不會有事。

“對不起,都是我的錯。”卡洛沉重地聲音響起。“都是我的愿意才將大家帶入了這片死地。如果我早聽念冰的建議放棄這次行動,也不會連累你們一起陷在這里了。”

鳳女日光落在卡洛身上,淡淡道:“你用不著自責,陷在這里的只是你們,以我的能力。隨時可以帶念冰離開。不過,我最多也只能帶一個人。”此言一出,整個洞穴內部都變得寂靜起來,沒有人會懷疑鳳女的話,她已經用自己的實力證明了一切。

“鳳女,你帶靈兒走吧。”念冰的聲音很平靜,但卻異常堅定。

鳳女、紫清夢和龍靈的目光同時落在他身上,鳳女怪異地道:“你不想活著離開這里么?”

念冰看了一眼自己軟垂于身旁的右臂,淡然道:“沒有人愿意去死,但是,作為一名魔法師,作為一名廚師,我已經失去了右臂,即使出去治好了傷,我也不可能再用右手做菜,用右手畫卷軸了,我這一生,有兩個目標,一個是達到廚藝的顛峰,完成師傅的心愿,而另一個,則是修煉魔法到至高境界為父母報仇。失去了右臂,這些對我來說都是渺茫的,與其如此,為什么不將生的希望讓給別人其實是…”說到這里,他突然壓低聲音,養湊到風女耳邊低低地說了幾個字。

鳳女全身一震,“什么?你的仇人竟然是她?”

念冰點了點頭,苦澀的一笑,道:“你先休息一會兒恢復體力,然后帶靈兒走吧。如果將來你自信能力超過那個人,順便替我報仇,也不枉我們朋友一場,當然,這只是我的一個請求,請你在自己完全有能力達成的情況下再去。”

“不,我不會離開這里的。”龍靈一邊為傷員治療著傷勢,一邊平靜的說道。

“靈兒,你別任性。”這句話同時從念冰和里锝口中說出,兩人的神情都變得急切起來。龍靈抬起頭,微微一笑,以往地神采重新出現在她那美麗的俏臉上,“我沒有任性啊!既然一起來,那就要一起走,否則,我是絕不會離開的,這里的傷員們需要我。念冰,謝謝你,至少我現在明白,我曾經愛過的人并沒有愛錯。”

念冰眉頭大皺,強忍著肩膀不斷傳來地劇痛,“靈兒,你別忘了,龍智老師只有你一個女兒,如果你出了事,老師怎么辦?工會怎么辦?”

龍靈淡然道:“如果父親在這里,他也絕不會舍棄戰友而獨自逃生的。”

鳳女冷冷的道:“你上在說我么?”

龍靈搖了搖頭,道:當然不,我根本沒有資格說你,這里任何一個人也沒有資格。如果不是你,我們早已經被那些火龍人殺了,是你救了所有人的命。我看的出,你也不是普通的人類,我想,你進入人類世界一定有著自己的使命,所以,你要走我們誰都沒有意見。可以的話,帶念冰走吧,他的傷雖然很重,但只要找到光明系能使用九階以上治療的魔法的魔導士,還是有可能新人痊愈的。“

念冰笑了,“靈兒,我們不要爭了,既然都不愿意走,就都留下來好了。反正敵人不會沖進來,那我們就一起在這里餓死好了。我想,我們帶來的材料應該還夠吃一個月的。如果省一些,說不定能堅持更長時間。

紅色光芒收斂,鳳女變回了本來形態,念冰發現她的身體在微微的顫抖著,在心扶著她關切的問道:“鳳女,你沒事吧?”

鳳女搖了搖頭,道:“洞。念冰,我想和你單獨談談,可以么?”

念冰楞了一下,道:“當然可以。”當下,他扶著鳳女走到一旁的角落處,讓她坐了下來,同時再奮起不多的魔法力又給自己肩膀上的傷口施放了一個治療術。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來源:手機小說 書名:冰火魔廚
  • 推薦1:小說之家
  • 推薦2:書友之家
  • 推薦3:小說搜索
  • 推薦4:書房小說
  • 欄目導航

      AD

    熱門文章

      AD

    相關文章

      AD

    熱門圖文

    點擊數:
    彩票论坛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