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火魔廚 正文 第九十五章 重臨都天城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飛翔術比開始時使用的要熟練許多,遨游在半空之中的感覺是極為美妙的,感受著撲面的清風,看著身邊的飛鳥和云朵,飄飄欲仙之感是如此舒適,突然,飛行在半空中的念冰全身一震,前進的速度驟然降了下來,雖然距離尚遠,但是他已經看到了那座城市。

都天城,坐落于都天高原之上,都天高原是仰光大陸南方唯一的一座高原,開始時地勢在平緩中升高,而到了一半時,地勢陡然上升,雖然并沒有高山峻嶺,但空氣卻已經因為海拔的上升而漸漸稀薄起來。都天城,就坐落于整片都天高原正中央,也是地勢剛起后不遠的地方,這里可以鳥瞰前方大片都天高原,地理位置極佳,如果有敵人能攻擊到這里,只需要利用高原的落差,憑借華融帝國那強大的騎兵團,必然可以輕易沖散對方的陣營,就算只是防守,地利的優勢,也能夠使巨大的都天城穩如盤石。

都天城建筑面積極廣,有大陸第一城之稱號,城內駐軍足有五萬之眾,其中兩萬是騎兵,作為整個仰光大陸最為精銳的火焰獅子騎士團就在其中,一共一萬人,乃是華融帝國最強悍的力量,另外一個萬人騎士團則是火焰獅子騎士團的后備力量,名為火華騎士團,雖然沒有火焰獅子騎士團那么強悍,但能夠作為他們的后備,也都是千里挑一的騎士。火焰獅子騎士團是大陸最精銳的騎士團,同樣的,他們的待遇也是最高的,養這么一個騎士團,足足相當養三個整裝的重騎士團了,但是,誰都知道,一個火焰獅子卻足以粉碎三個重裝騎兵騎士團。

都天城前是一條寬闊達十丈的護城河,護城河繞城一周。都天城的結構很怪異。并不像普通城市四方有門。它只在南北兩個方向才有城門,整座城市呈長方形,南北向窄、東西方向長,這樣,就是南北兩邊的城墻極為寬闊,在兩邊城墻處,各有八個高達四丈、寬三丈的拱門,可以通過鐵索吊橋,連接護城河對岸,高十五丈的城墻看去極為宏偉,城墻厚達一丈半,上面有著強力防御魔法陣,由魔法師們輪流主持。

看著下方這座宏偉的城市,念冰的眼睛不知不覺間有些濕潤了,回來了,自己又回來了。這里就是自己的家鄉啊!可笑的是,這次回來,自己代表的卻是別的國家。華融帝國,這個讓父親傷心離去的地方,自己終于又回來了。爸爸,你放心吧,念冰不會給您丟人的。

遠遠的,念冰已經落在地面上。他可不希望被城上瞭望的士兵發現,都天城北的八扇巨門只開了四扇,只有在戰爭期間,才有可能八扇門齊開。或許是由于這里駐扎著華融帝國最精銳的部隊,在城市外不遠的軍營,還有中央集團軍,都衛城的城門處并不設防,只有每一個門口處,有幾名士兵在那里象征性的守衛著。

念冰整理了一下身上普通的衣服,大步朝城門走去,一邊走著,他一邊計算了一下時間,距離五國新銳魔法師大賽還有一個半月。利用這一個半月,自己也好熟悉一下家鄉的環境,并做魔法最后的沖刺,這次比賽,念冰的目標很簡單,那就是擊敗代表冰神塔而來的千幻冰云。至于冠軍,對他來說并不如何重要。念冰深信,就算千幻冰云的魔法力比自己要高,憑借冰火同源的特性,自己也一定有機會。

順利的進入都天城,城市的寬闊在道路上體現,即使是冰月帝國第二大城市冰雪城城中的道路,也不及都天城一半寬闊,道路上鋪著整齊的青石,道路兩旁除了林立的店家以外,每隔一段距離都會有一株大樹,使得城市內空氣非常舒適,雖然是高原,但由于天青河穿入華融帝國,再加上地處南方,所以這里的空氣非常濕潤,即使念冰對都天城沒有什么好印象,卻不得不承認,這確實是一個非常適合居住的城市。與自己幼年離開時相比,這座城市看去更加整潔了,街道上沒有其它城市那種吆喝聲存在,雖然來往行人很多,但城市還是顯得很安靜。

“咦,小王爺,您怎么穿成這樣,今天這是去做什么啊!”一個驚訝的聲音響起,念冰回頭一看,只見從身旁經過的華服中年人,正驚訝的看著自己,他是和自己打招呼么?一邊想著,念冰臉上流露出驚訝的神色,華服中年人左胸處有一個梅花的標記,幼年的回憶,頓時升上心頭,梅花的標志代表的是華融帝國的梅家族,這個家族在華融帝國中勢力中上,族長世襲伯爵,顯然,這名中年人是一名貴族。

華服中年人見念冰驚訝的看著自己,走上來親熱的道:“小王爺,雖然您穿了普通人的衣服,但您的氣質卻怎么也無法改變。我妹妹可一直惦記著您呢,有工夫,到我們那里走一趟吧,再過些時候就要招待新銳魔法師大賽了,我想,到時候您一定能成為最后的冠軍,那時,陛下會封您一個高位,可別忘記你梅大哥啊!”

念冰心念電轉,突然,他明白了些什么,臉上流露出一絲淡淡的笑容,“你好,梅大哥,我還有些事,咱們改天再聊吧。”

華服中年人趕忙道:“好,好,小王爺,您去忙吧,有空到我那里去做客,您可別忘了。”說完,哈哈一笑,轉向而去。

站在原地,念冰心中涌起各種念頭,半晌沒有動身,右拳緊握,看來這屆新銳魔法師大賽他也要參加,只不過,他代表的會是華融帝國。想到這里,念冰突然意識到了什么,目光掃向周圍的店鋪,趁周圍路人不注意,從空間之戒中取出自己的斗笠帶在頭上,大步走入了一間成衣店。

“先生,您想要點什么?”一名伙計客氣的問道。

念冰道:“我想買一件華麗些的衣服,要象征身份的,同時,我還想買點金線和針。你們這里都有么?錢不是問題。”

伙計微笑道:“當然有了,您請跟我來。到里面自選挑選吧。”在伙計的帶領下,念冰跟隨著他走入了成衣店,一會兒的工夫,他就挑選了一件紅色鑲金邊的華服,華服是用極品布料所制,入手輕柔,大小也剛剛合適,雖然花掉了念冰兩個紫金幣,但他還是非常滿意。再買上兩根針和一軸金線,這才出了成衣店。有了這些東西,足以完成自己的計劃了。

重新走上街道,念冰找了一家普通的旅店住了下來,服務員離開后。他立刻將那件華服取了出來,看著那紅、金兩色交輝的長袍,喃喃的自言自語道:“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你小時候就喜歡紅色和金色,這件衣服應該能配的上你的身份了吧。”一邊說著,認金線入針,針線活雖然一般只有女人才會。但念冰和查極住了這么多年,查極和他的衣服都是由他來縫補的,所以,這并不能難倒他,仔細回想了一下,念冰將華服左胸部分抻平,小心的開始了刺繡的工作。一邊繡著,他一邊回憶以前的那個標志,連龍雩集舞那樣的刀法,他都能夠運轉自如,簡單的刺繡,根本難不倒他,一會兒的工夫,一個拳頭大小的金色獅子頭標志,已經出現在了華服的左胸上。

收起針線,輕輕摸索著金獅子標志,念冰輕嘆一聲,道:“至少有八九分像吧,這就足夠了,畢竟,誰會去查看小王爺身上的標志呢?”

將華服收入空間戒指內,念冰陷入了自己的回憶之中,童年時的一切依舊是那么清晰。

“哎喲,好疼啊!哥哥,我疼。”年約五歲左右的孩子摔倒在地,頓時痛呼出聲。

“念冰,你怎么這么不小心,來,快起來。啊!你的膝蓋破了,走,我背你去看醫生吧。”一個稍大一些的孩子,趕忙將他扶了起來,稍大一些的孩子,除了身材比年紀小的孩子高一些以外,兩人的相貌竟然有八九分像,同樣的金發,同樣的藍眼眸。

“哥哥,你真好。你為什么對我那么好呢?”

“笨蛋,因為我是你哥哥啊!我們的爸爸是最親的兄弟,我們也是最親的兄弟,這一點永遠都不會改變,念冰,我永遠都會保護你的。”

“哥…”

眼圈在回憶中有些溫熱了,念冰還清晰記得那時的一切。他比自己大半歲,眾多兄弟姐妹中,只有他才真心對自己好,或許是因為,他的父親與自己的父親是孿生兄弟吧。哥哥,我回來了,可是,我卻不能去見你,哥哥,你還好么?或許,我們的見面,只有在魔法師大賽上了。

收斂自己心中的情緒,念冰站了起來,帶上斗笠,走出了旅店,他還需要一樣東西。

走出旅店,念冰很快就找到了一家專門賣魔法物品的商店,不論在哪個國家,魔法物品店都是生意最好的,當然,如果沒有些實力,想開這樣一家店鋪,又談何容易呢?

“客人,您要點什么?我們這里有各種魔法寶石,以及魔法物品,尤其是防身的極品很多,肯定有能讓您滿意的東西。”

念冰朝周圍看去,店鋪內是一圈柜臺,柜臺后一丈的墻壁上,懸掛著各種魔法物品,以他的精神力,自然能夠輕易察覺到,這些魔法物品上的魔法氣息是否濃郁,但是,就算這里真的有極品,也不是他所需要的,更何況,極品又怎么可能隨便出現呢?

“我想要一件能夠改變外貌的魔法物品,不知道你們這時有沒有?”念冰問道。

伙計楞了一下,趕忙道:“先生,您也知道,這些特種的魔法物品,在價格上,都是極為昂貴的。”

念冰淡然道:“我只是問你有沒有,錢不是問題。只要東西合適,價錢好說。”

伙計有些遺憾的道:“真是對不起,本來我們這里有一件的,可惜,剛被一位小姐選走了,或許,您過些日子再來吧。”

念冰眉頭微皺,心道,看來自己只能再選另一家店鋪了,正想著,商店里間的簾子突然撩了起來,一名身穿紅衣的少女從里間走出,陪在她身旁的是一名掌柜模樣的中年人。此時,念冰正準備離去,那少女一從里間出來就看到了他,眼中閃過一絲喜色,身形一閃,已經來到了念冰背后,念冰心中警兆剛升,頭上的斗笠已經消失了,露出他那一頭金色的長發。

“我就知道是你,哼,換身衣服,我也認識你。快說,是不是偷偷跟著本小姐來的。”紅衣少女的聲音中帶著幾分雀躍。

念冰回身看向她,他并不認識這名少女,少女的容貌極美,身材高挑,正巧笑嫣然的看著自己,心中不禁暗嘆,又一個認錯的,只得硬著頭皮道:“我當然不是來找你的,我是來買件魔法物品的。”

少女撅起小嘴,道:“哼,少來吧。我才不信呢。你們家里什么魔法物品沒有,還用出來買么?”

一旁的伙計見少女認識念冰,趕忙道:“依諾小姐,這位先生確實是來買魔法物品的,他想買的,就是剛才您挑選的那件。”

依諾驚訝的看著念冰,道:“好哇,你是不是想去哪里偷香,否則,遮蓋自己的容貌干什么?”

念冰有些好笑的道:“我?我是那種人么?反過來,你買這件魔法物品又是干什么呢?按照你的邏輯,豈不是要去…”

依諾俏臉一紅,有些驚訝的看著念冰,道:“你今天的話怎么這么多,不過,我喜歡這樣的你,整天冷冰冰的多不好。行了,我要走了,我警告你,不許告訴任何人我偷跑出來的事,否則,哼哼,你知道的。讓給你吧,記著,你欠我一個人情哦。”一邊說著,她將一個錦盒甩給了念冰,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轉身而去。念冰楞楞的看著依諾離去,心中暗暗苦笑,看來,哥哥的身份還真是好用啊!長大之后,我們的容貌還是那么像么?先是那個什么梅大哥的妹妹,又是這依諾小姐,哥哥啊!你到底有多少紅顏知己呢?

念冰向伙計問道:“這東西多少錢?要怎么用?”一邊說著,他將錦盒打開,只見里面是一枚不起眼的胸針,胸針呈葫蘆形,上面鑲嵌著兩顆墨綠色的寶石,本身的魔法波動并不強烈,但是念冰卻清晰的感覺到,在這枚胸針之內,竟然有兩個他從沒見過的怪異魔法陣。在以前的認識中,不論是什么樣的魔法陣,基礎都是那些魔法符號,但這個胸針內藏的魔法陣顯然并不是同樣的,不論是魔法陣構成,還是里面那些奇異的符號所產生的效果,都讓念冰大為驚訝。

伙計恭敬的道:“先生,這胸針依諾小姐已經會過錢了,她既然送給您,那就是您的了。我簡單給您講一下它的用法吧,這個胸針最珍貴的地方,就是它并不需要是魔法師都能使用,您只要將它佩帶在胸前,需要作用時,輕按上面的兩顆寶石就可以了。稍微大一點的這顆會令您的容貌有所改變,小的一顆則會改變您頭發的顏色,至于它是什么原理,我就不清楚了。不過,每作用一次。它里面的魔法力需要補充,任何一系的魔法師都能給它補充魔力,您需要請魔法師來幫助下一次都能作用,現在是充滿魔力地。”

看著這小小的胸針,念冰好奇的問道:“那這個胸針的價格是多少?我想知道自己欠了多大的人情。”

送依諾出門的掌柜回來了,聽到念冰的疑問,微笑道:“這么珍貴的胸針,價格自然不會低了,畢竟,有的時候改變了容貌能夠救命啊!它作價三百紫金幣,不過由于依諾小姐是我們店的貴賓,所以打了七折,一共是三百一十紫金幣。”

念冰倒吸一口涼氣,二百一十紫金幣,那就是兩千一百金幣啊!自己這個人情可真是欠的不小。看來,這依諾小姐的身份不低,否則,怎么會輕易送出如此珍貴的東西呢?哥哥,看來她真是對你一往情深啊!想到這里,念冰不禁笑了,利用哥哥的身份。自己竟然得了這么大個便宜。

回到旅店,念冰簡單吃了點東西,雖然旅店的食物不錯,但對于他來說,也只是能夠充饑而已,并不能算是享受。

回到房間時剛剛是下午,念冰盤膝上床,開始每天必行的冥想,可惜進了城后,就不能再用高階魔法來消耗魔力了,那樣修煉才是效果最好地。精神力像往常那樣外放,體內的冰火同源魔法飛快的凝聚著空氣中的魔法元素。很快,他就進入了入定狀態。

隨著實力的增強,除非是有巨大突破時,否則念冰都能夠準確的控制自己冥想的時間,當他從冥想中清醒過來時,正是剛剛入夜時分。

睜開雙眼,感受著體內澎湃的魔法力,念冰眼中流露出一絲渴望之色,他的心情有些緊張,今天真的要去么?去吧,既然已經回來了,既然已經決定要去尋找古魔法陣的典籍,就不能再猶豫下去,該面對地早晚還是要面對,只要小心一些,應該不會被發現的。想到這里,他毅然下床,從空間之戒內取出了那件剛剛購買的華麗長袍。長袍穿在身上,念冰低頭看了看胸口處那自己親手刺繡的金獅子,體內血液突然有種沸騰的感覺,本來自己就應該有這樣的身份啊!可惜,早在十年前,自己就已經不被認可了。

沒有走門,念冰悄悄的打開了窗戶,在自己身上施放了一個暴風雪魔法,快速地沖入空中,朝都天城深處而去。他要找的地方并不神秘,那幾乎是都天城每一個人都知道的地方。是啊!就算有人不知道皇宮的位置所在,也不可能不知道華融帝國國師有火焰獅王之稱的融親王在什么地方。融世家庭在戰亂中興起,可以說,華融帝國能有今天,融世家庭至少有一半的功勞。當年,正是老融親王帶領著自己地族人以及家將,組成了千人騎兵隊,憑借著超強的火系魔法,幫助華融帝國現任國王華天大帝打下了現在的江山。經常有人說,只要有融親王在,華融帝國就始終是大陸第一國家。數十年來,融親王掌管著華融帝國全國的兵馬大權,在他的努力下,華融帝國軍隊才有了今天的鼎盛之勢。融親王與宰相蘇越,一文一武,是華融帝國最大的功臣,當然,華天大帝也是一位英明的君主,當年,華融帝國進入鼎盛時期后,曾經有人向他建議,說融親王手中的權力太大,掌控全國兵馬隨時有可能發動政變,那些向他建議的人全都死了,死在側刀之下。華天說過,華融帝國之所以名為華融,本身就有著融家一半,當初建立華融帝國之時,帝王之位本就是融親王讓給他的,如果融親王想做帝王,根本就用不著兵變,只要融親王在世一天,華融帝國的兵權永遠由他掌握。當融親王聽到傳聞之時哈哈大笑道,我與華天不但是君臣,同時也是兄弟,小人挑撥又有何用?

遠遠的,念冰已經看到了那巨大的庭院,火紅色的院墻,面積如同一座小城市般的庭院中充滿了森然之氣,念冰的眼睛濕潤了,他想起了自己的父母,想起了自己的身世,同時,也想起了自己應有的姓。我姓融,我是融念冰啊!爸爸,你看到了么?我回來了。

融親王融焰,就是念冰的祖父,對于祖父與華天大帝之間的事,念冰知道的太多了,雖然父親帶他離開了融家,但是,父親對于祖父和尊敬卻從沒有減弱過。五十年前,大陸上本沒有華融帝國這個存在,正是華天,融焰和蘇越三人聯手,以各自家族的實力為根基打下了這片基業,當初,融家的實力本是最強的,但融焰知道自己并不適合成為一位帝王,所以將君主之位讓給了華天。這才有華融帝國地產生。融焰有六位妻子,共為他生了七子六女,其中,融焰最疼愛的,就是大兒子和二兒子,那是一對雙胞胎。為了記念自己與華天、蘇越共同創下華融帝國,融焰就為自己的這對雙胞胎兒子起名為融越。融天,后來,融天喜歡上了冰雪女神祭祀的親傳弟子,也就是念冰的母親冰靈。而融焰身為一名強大的火系魔導師。一向與冰雪女神祭祀水火不容,又怎么能允許兒子與冰雪女神祭祀的弟子交往呢?同樣的,念冰的母親也遭到了冰雪女神祭祀地斥責,強行將這一對恩愛的戀人拆散。但是,他們那里卻并不知道,融天與冰靈兩情相悅。彼此之間已經有了夫妻之實,冰靈為了保住孩子,從冰神塔偷跑出來,到華融帝國尋找融天,融焰對融越、融天兩兄弟極為喜愛,關了融天幾日也就將他放了。當冰靈來到都天城時,再見到自己深愛的人,融天不敢聲張,悄悄的將冰靈安排在一處僻靜的小庭院中,每天除了在家庭例行的修煉外,就到庭院中與冰靈私會。雖然一切都在秘密中進行,但是,他們卻過的很幸福。可惜,幸福卻是短暫的。當冰靈生下念冰不兩個月后,災難突如其來的出現了。

冰雪女神祭祀一直將冰靈視為自己的接班人,卻沒想到自己這最得意的弟子卻就那么悄悄地跑了,大怒之下,冰雪女神祭祀發動整個冰神塔的力量在大陸上尋找冰靈的下落,終于在念冰出生兩個月時找到了都天城。冰雪女神祭祀出現在華融帝國的首都,立刻引起了火焰獅王融焰的注意,融焰帶領著兩個弟弟,合三大魔導師之力大戰冰雪女神祭祀,那一戰可謂驚天動地,四人在都天城郊外足足斗了三個時辰,最終,已經進入神降師境界的冰雪女神祭祀畢竟還是勝了一籌,擊敗了融焰三人。那一戰,不但成就了冰雪女神祭祀的聲威,同時,也被融焰視為奇恥大辱。冰靈被冰雪女神祭祀帶走了,融天也被囚禁回融家,他含辛茹苦地撫養念冰長大。發生了這件事后,融焰對自己這個二兒子大為失望,再也不見融天,并把他交由融越看管,不論是融天,還是小念冰,都被融世家族所不容,如果不是有融越護著他們,融天還不知道要吃多少苦,那時候,融天除了照顧兒子以外,每天拼命的苦練魔法,希望有一天能夠救回自己的妻子。但是,魔法并不能夠速成,在幾次險些走火入魔之后,融越再也看不下去,幫助融天偷出了融家至寶火焰神之石,并將念冰和融天悄悄送出了城,那時候,念冰年僅六歲。

離開了融家,融天并不好受,融焰知道融天和融越盜趣聞火焰神之石,不但怒懲融越,并派人千里追緝融天父子,幸虧融天實力強悍,又極聰明,才再東躲西藏之下沒被抓回去,融天的痛苦只有他自己最清楚,妻子被抓走生離,有家又不能回,他強忍著痛苦,帶著念冰在大陸上流浪,在火焰神石的幫助下,終于達到了魔導士的境界。后來,他意外的聽說冰雪女神祭祀要為冰靈舉行冰之女神祭祀繼承典禮,一旦這個典禮舉行,冰靈將會被自己師傅冰雪女神祭祀引動冰雪女神之神力徹底凈化,不但會回復處子之身,同時,也會忘記以前發生地一切,就像一個初生的嬰兒一般。融天再也無法忍耐了,他怎么能眼睜睜的看著心愛的妻子忘了自己和兒子呢?所以,在念冰十歲那年,他帶著兒子上了冰神塔。

冰神塔一戰,并沒有經過太長時間,雖然融天天賦過人,但是,連火焰獅王都不是冰雪女神祭祀的對手,更別說是他了,眼看融天即將死在冰雪女神祭祀之手時,冰靈爆發了,一舉沖破封印的束縛從師傅手下救下了融天,但是,她很清楚,自己和融天無論如何也無法逃脫,危機之時,她和融天分別將冰雪女神之石和火焰神之石塞給了念冰,并爆發出自己最強大的魔法,掩護念冰用空間魔法卷軸逃脫。

漂浮在半空中,回想著父母發生的一切,淚水已經浸透了念冰的衣襟,此時此刻,他心中充滿了對父母的思念,“上天啊!你為什么要這么對我們一家,爸爸、媽媽和我,我們都沒有過份的要求,只是希望能夠平靜的過一生就足夠了,但就是這么個小小的要求,對我們來說確實那么奢侈。媽的,什么是神,什么是天,一切都是假的,如果我能擁有操縱一切的實力,一切都會踩在我腳下。”

帶著滿腔的恨意,念冰驟然收斂自己的氣息,以最快的速度朝下方的融王府而去。他能夠成功的潛入融府書庫么?

黑暗,無盡的黑暗,陰邪的氣息充斥著整個沒事穴。雖然這里陰氣十足,但是卻極為干爽。

“爸爸,爸爸,我是不是很厲害,我連冥巫都抓回來了呢?爸爸,你要獎勵我哦。”幽幽雀躍的在洞中蹦蹦跳跳。吸血鬼平潮就站在遠處,低著頭,神態極為恭敬。

第九十六章千年巫妖

洞穴的正中央站著一個人,全身被黑袍籠罩的人。他的身材極為高大。黑色的大斗蓬和臉上的黑色面具卻遮住了每一寸肌膚。幽幽那個綠色的骷髏頭正被他捧在手中,在他身旁還站著一個女人,容貌極為艷麗的女人。女人有著一頭血紅色的長發,黑色的眼眸中流露著淡淡的冷傲。她的氣息是那么冰冷,魔鬼般的身材是身上黑色長袍所無法掩蓋的,只有目光落在幽幽身上時,眼中才會流露出一絲柔光。

女人開口了,“平潮,這次你做的不錯。不但很好的保護了少主,還幫她抓到了一個冥巫。我想,該是幫你進入伯爵境界的時候了。”

平潮全身一震,眼中流露出難以掩飾的興奮光芒。撲通一聲跪倒在地,上半身匍匐在地面,聲音有些顫抖著道:“女王陛下,我…”

女人冷哼一聲。道:“行了,我只是想讓你知道,只要你好好的替我和邪主大人辦事,我們不會虧待你的。你的任務只有一個,作為我的下仆,你只需要保護好幽幽就足夠了,如果她受到了什么傷害,那么,你也不會有存在的必要。我看中的就是你的忠誠,否則,你不會有今天。”

“是,尊敬的女王陛下,就算付出生命,平潮也會好好保護少主。絕不讓您和邪主大人失望。”伯爵,作為吸血鬼中的下仆,本來是可望而不可及的。但是,作為吸血鬼女王地下仆,卻不一樣了。

幽幽嘻嘻笑,突然跳到平潮背上,“媽媽,你看我是不是長高了。媽媽,平潮哥哥很好的,你就別訓斥他了。”

女人臉上流露出一絲笑容,“幽幽乖,你已經不矮了。小幽啊!以后可不許隨便到處跑,小心遇到危險。畢竟,那些道貌岸然的人類中還有許多你無法對付的。”

幽幽在平潮背上跳了跳,“媽媽,我知道拉,你就不要訓我了,幽幽很聰明哦。”

正在這時,一直處于平靜狀態,全身籠罩在黑衣中的人開口了,冰冷而低沉的聲音從那黑色的面具后響起:“幽幽,這一次,你確實做的很好。絲娜,你知道我們的女兒帶回了什么嗎?絲娜有些驚訝地道:“邪主大人,難道幽幽帶回的不是一個修煉冥巫的黑暗者殘留的能量片么?”

邪主搖了搖頭,道:“當然不是,雖然碎片也有價值,但是同幽幽帶回地東西比,卻要差的太遠了。雖然我不知道這個冥巫為什么會變得這么虛弱,但是我卻能夠肯定,幽幽帶回來的確是一個真正地冥巫。或許,還是我們的老朋友呢。”

絲娜眼中驚訝更重了,突然,她撲哧一笑,媚態充滿了誘感的氣息。“這么說,我們的女兒運氣真地是不錯呢。冥巫,確實是不錯的好東西啊!”

邪主淡然道:“平潮,你先帶幽幽下去吧。幽幽,如果你抓回來的只是一個冥巫留下的能量碎片,作為你這件魔器地靈魂到是很合適,但是,你抓回來的卻是一個冥巫,如果只是作為魔器的靈魂。卻是太浪費了。”

幽幽撅起小嘴道:“我不管,爸爸你可不能搶我的東西。”

邪主淡然道:“你是我的女兒,雖然這個冥巫無法成為你魔器的一部分。但是。他卻可以成為你的保護者。絕對忠心的保護者,你先下去吧,等我處理好一切,自然會把他用另一種形態交給你。一個冥巫所能產生的作用,并不是你能夠想象的,去吧。”

幽幽雖然有些疑惑,但她還不敢違背父親的命今,只得從平潮背上跳下來,跟他一起出了。

看著幽幽走了,邪主冷然道:“讓我看看。究竟是不是我想象中的朋友。永世普照的黑暗啊!聽從我的吩咐,散發于地底深淵,以我的靈魂為基礎,釋放。”一圈慘綠色的光暈驟然從手中的骷髏頭中散發而出,骷髏頭在邪主手中仿佛話了一般,整個洞穴都被這綠色的光芒所包圍。形成一道堅實的結界。

如果,此時有一名人類高等級魔法師看到這一幕,絕對會驚訝的合不攏嘴。因為,這是一個被簡化了咒語的十階黑暗防御魔法。如此輕易使用出十階黑暗魔法的人,那會擁有多么強大的實力啊!絕不是黑暗魔導師所能相比的。

吸血鬼女王絲娜似乎早巳輕習慣了邪主的強大,微微一笑,道:“月,就讓我們看看吧。”

邪主那帶著黑色手套的方手閃電般探出,點上了那綠色骷髏頭的雙眼,一聲凄厲的慘叫中,一股黑色的霧氣從綠色骷髏中飄然而出。沒有任何猶豫的,黑霧剛一出現,頓時以最快的速度向外逸去。

邪主沒有動,絲娜同樣也沒有動。黑霧撞擊在外面那層綠光上頓時被彈了回來。再一次發一聲慘叫。比起先散那一聲。卻要虛弱的多了。

邪主冰冷而低沉的聲音響起,“我勸你還是老實點吧,即使只是靈魂,也無法從我這里逃走,更不要說冥巫其實還是有身體的,只是沒有形態而己。”

薩芬驚怒交加的聲音響起,“你是誰,既然是同道中人,何苦為難我呢?”

邪主冷然道:“如果我猜的不錯,你應該是當初黑暗八魔中的四名黑暗魔導師中的一員吧。你是誰?是暗妖?邪血?黑魔?還是巫魂?”

薩芬畢竟話了數千年之久,聽了邪主的話慚漸冷靜下來,疑感的問道:“你怎么知道我是八魔之一?你又是誰?你的氣息隱藏的很深,我現在的能量不足以感覺出來。”

“當年你們八個鬧了那么大事。可惜了黑武皇一世英豪,最后卻落得被神禁毀滅的下場。如我猜的猜的不錯,你應該是最狡猾的那個巫魂吧,竟然用轉化成巫妖逃過一劫,我到真應該佩服你。根據我那手下和女兒所說,我想,你應該是被封印在那個深淵之中、能夠逃出來已經很不容易了。在你們那個時代。我并不算什么。或許,你連正眼都不會看我。但是,幾千年過去了,現在這個世界卻已經不屬于你們了。巫魂薩芬,看仔細了。“

一層墨綠色的氣息從邪主身上散發而出。光芒閃耀中,籠罩了周圍的一切、黑色的長袍消夫了,一名異常英俊的中年男予出現在薩芬面并。他皮膚白哲地沒有一絲血色,卻有著一雙墨綠色的眼睛,眼睛中看不到眼珠。只嘻兩團墨綠色的火焰在不斷跳動著。火焰漸漸由綠轉為暗紅、暗紅色火描形成的眼睛看上去是那么邪忠。

“巫妖,你、你竟然練成了巫妖?不,這不可能,這絕不可能。”薩芬的聲音中充滿了驚駭。他實在無法想象自己曾經的夢想竟然在別人身上實現,曾經的他,極度按近巫妖地境界,他很清楚修煉成巫妖有多么困難那絕不是一天、兩天,一年兩年所能辦到的。

邪主冷笑一聲,眼中紅光收斂幾分,“很奇怪是吧,奇怪為什么我是一個人類竟然能活這么多年,還練成了最難修煉的巫妖。可惜,這是我的私密,不能告訴你,你只需要明白我地實力有多么強大就足夠了。現在我給你兩個選擇,一,是用詛咒奉獻靈魂的方法向我效忠,另一種,就是成為我女兒這件魔器中的魂魄,身為冥巫,你應該很清楚這兩種情況的區別,該如何選擇不用我教你吧。”

薩芬恨恨地道:“巫妖又怎么樣,如果當初不是神禁的突然降臨,我早已經修煉到巫妖境界了,你只是運氣比我要好一些而已。想讓我臣服,那是不可能的,大不了,我選擇自我毀滅。也比做仆人強。”

邪主淡然道:“那你可以試試,在我面前,恐怕死對你來說都是奢侈的。你現在已經虛弱到了這種程度,想對付你,對我來說太簡單了,如果你肯向我臣服,我不但可以幫你恢復原有的能力,同時、還可以給你一定的自由。作為一位巫妖。我的目標十分遠大,我需要有人來幫我完成這些目標,這樣好了,我讓你看一些東西。你再選擇是否向我臣服吧,同為黑暗者,我想,你我的目標應該相差不遠。”

綠色的六芒星瞬間出現在邪主面前,光芒閃爍中,三支黑色的瓶子逐漸從那綠色六芒星中浮現出來。每一支瓶子都有尺余高,瓶子上雕刻著極其復雜的花紋,由于花紋非常細密、如果不仔細者,很難分辨的出。三支完全一樣的瓶予在瓶肚的正中央都鑲嵌著一圈墨綠色的寶石,寶石不大、每兩顆之間的距離差不多有一寸左方,整個瓶子出來因為是黑色而顯得有些陰沉外,并沒有什么太特珠的地方。但是,瓶子的出現卻立荊今薩芬驚呼出聲,“這,這是歌奧達斯封印之瓶么?怎么會在你手中,當初,這不是那些家伙封印遺夫國度的…”

邪主冷然遣:“不錯,正是默奧達斯封印之瓶,這瓶子一共應該有七支,以七星之勢形成了一個最強的封印。當初,集眾神之力,才將遺失的國度封印到另一個空間之中,那些所謂的神們也因為消耗能量過于巨大,絕大部分都處于沉睡之中,到現在還沒有清醒過來。可惜,他們犯了一個錯誤、遺失國度之王,在最后被封印的一刻,以自己的生命為代價,給七支默奧達斯封印之瓶上烙印了他的詛咒,詛咒很簡單,并不足以破壞封印,因為遺失國度之王那時已經無法與眾神抗衡,但是,他卻用自己的性命拾遺失國度留下了最后的機會。七支默奧達斯封印之瓶上被他下的詛咒很簡單,那就是,這十支瓶子永遠不能離開仰光大陸,只有這樣,他們才能有一絲機會。畢競,仰光大陸不比神之大陸,一切都有可能發生。眾神進入沉睡之前,特意叮囑強大的龍神來負責守護這七支瓶子。龍神就派遣了七系巨龍王來看守七只默奧達斯封印之瓶。我想,這個故事你應該也聽說過吧。在我們曾經的那個年代,沒有誰不想去找到這十支瓶子,將遺夫國度的封印解開。”

薩芬哼了一聲,道:“那是當然了,遺失國度之王在發動詛咒自爆之前曾徑說過,如果誰能破開封印,讓們重回仰光大陸,那么,這個人就能夠成為遺失國度新的主人,不過,七大巨龍王又怎么會好對付,他們一個比一個強,當初我們八魔曾經試過向巨龍尋釁。但是,只有黑武皇老大能夠擊敗巨龍,而我們卻差的太多了,最被七龍王合力迫退。那一次,黑武皇重創了七龍王中最強的黑暗龍王卡掛奧西斯,也成為了后來我們被神毀滅根源。可惜黑武皇的實力還差了一絲,如果那天能在其他幾名龍王援助之前解決了卡捷奧西斯,或許我們巳徑成功了。哼,不要以為你拿到了三支瓶子就怎么樣。默奧達斯封印之瓶必須完全萊合七支才能功效,雖然我不知道你是用什么辦法拿到的這七支,但是我卻可以肯定,你一定已徑引起了巨龍們的注意,你覺得這是一件好事么?雖然你揀成了巫妖,但是,歷史上也不是沒有巫妖出現過。我想,你的實力最多也只能與鼎盛時期的黑武皇相比。我就不信,你憑借一己之力能夠對抗的了七大龍王。”

邪主平靜的聽著薩芬說完,方手一揮,三支瓶乎同時消夫了,“不錯、即使我再自負,也沒有自負到以為己能夠同時對抗七大龍王。但是,現在卻有一個很好的機會。”

“只要利用好這個機會,未必就不能實現我們的愿望。據我所探知的情況看,冰龍王正在獨自修煉,但是他一個,還無法對我構成威脅,所以,我下一個目標就是他,不過,我雖然可以輕易擊敗他,但卻未必能抓的住他或者殺死他,所以,我需要有更多實力強大的黑暗者幫助我,對付七龍王,必須要分開解決,每減少一個,他們的實力就會減弱幾分。“

薩芬有些好奇的道:“我想知道,你所說的機會是指什么,難道七龍王之間有破綻可尋么?”

邪主淡然道:“當然有。七龍王中最強的,無疑是黑暗龍王卡捷奧西斯和光龍王迪曼特蒂這對夫妻,他們兩個,可以說是七龍王這個整體中的領導者,只要有他們在,七龍王就是牢不可摧的,但是,光龍王卻將進入她一生中最虛弱的狀態,她快要生產了。而這個時候,黑暗龍王必然會時刻守護在她身邊,他們兩個,同時還守護著兩支默奧達司封印之瓶所以,如果我要對付他們,必然會選擇光龍王生產時的那幾天,到時候,只要集中我手下所有的力量,很有可能一舉得到兩支默奧達司封印之瓶,甚至還有可能重創幾龍王。所以,我需要你的幫助,越強大的助力,會使我成功的幾率變得更大。一旦得到了七支默奧達司封印之瓶,今后這個世界就是我的,不但是仰光大陸,還包括神之大陸。”

薩芬冷笑一聲,道:“你想的到是不錯,不過,七龍王也并不傻。難道在光龍王生產時,他們不會邀請其他巨龍為他們守護么?”

邪主道:“當然會,不過,據我所知,現在幫他們守護的,只有七龍王中攻擊力最弱的空間龍王卡奧迪里斯。就算再有一、兩只龍王,這一次的行動也絕不會取消。光龍王和暗龍王的結晶一旦降生,誰知道會是一只什么樣的怪物龍,只要七龍王運用自己的龍力令它快速生長,以后再想搶默奧達司封印之瓶。我將面對另一個強大的敵人,七龍王變成八龍王,再想搶瓶子就沒有機會了。”

薩芬心中暗動,面前這個巫妖所規劃的理想確實遠大,如果他真的能成為這一世界的主宰,就算自己向他臣服又有什么關系呢?想到這里,薩芬猶豫了一下,繼續追問道:“那你就不怕七龍王都聚合在黑暗龍王那里么?如果是那樣的話,六龍王合力,我們也不可能是對手。”

邪主淡然道:“這一點我早就想過了,但那是不可能出現的。七龍王聚會,只會在危機關頭。不久前,我曾經派人悄悄跟蹤他們,發現了他們在雪山的一次聚會,可七龍王只到了五個,而且。他們之間還發生了不少不愉快,雖然為了怕被他們發現,控察時距離較遠聽不到他們地交談。但從當時的情況判斷,火龍王加拉曼迪斯似乎被黑暗龍王卡捷奧西斯氣跑了,而空間龍王則是被暗龍王強迫著才跟他們夫妻而去。簡單的分析一下,七龍王中,火龍王加拉曼迪斯和暗龍王卡捷奧西斯曾經是情敵。所以,加拉曼迪斯幾乎不可能幫助卡捷奧西斯保護妻子,你我都明白,對付情敵的方法只有現代戰爭,那就是將對方徹底毀滅,我相信。即使是龍,加拉曼迪斯心中也一定有著這樣的負面情緒。”他說的不錯,加拉曼迪斯心中確實有著負面情緒,深愛的迪曼特蒂被搶走,他怎么會不恨卡捷奧西斯呢?可惜,邪主卻忽略了一件事,忽略了火龍王加拉曼迪斯對光龍王迪曼特蒂的愛。當愛高于恨時,選擇往往是相反的。

停頓了一下,邪主繼續道:“冰龍王因為靜修,連龍王聚會都沒有參加,只要我們不先動他,他應該不會有機會去幫助光、暗兩龍王的,而風龍王的任務是守護那些白人,也不會出現,土龍王在七龍王中是有名的好吃懶做,還不知道在什么地方睡覺呢,所以,我們要面對的只是三龍王,不,只是兩龍王而已。對此,我幾乎有著百分之百的把握,所要防備的,就是黑暗龍王因為守護妻子而有可能的爆發而已。”

薩芬想了想,道:“這么說,機會還是很大的。但是,你畢竟還是太勢單力薄了,而且,我憑什么相信,你能夠在得到七支默奧達司封印之瓶后能徹底打開封印呢?要知道,就算有了七支瓶子,打開封印也并不是那么容易的。”

邪主笑了,強盛的邪惡之氣令虛弱的薩芬瑟瑟發抖,黑霧不斷凝結著,“如果沒有萬全的安排,你以為我會對七龍王開始行動么?早在千余年前,我剛進入巫妖領域之時,我就已經開始安排這一切了。絲娜,展現你的力量吧。”一直靜靜聆聽著的吸血鬼女王嬌笑一聲,身上瞬間釋放出一層暗紅色地氣流,曼妙的身軀飄然一轉,一雙并不很大的暗紅色翅膀出現在她背后,同時,她那雙妖瞳瞬間變成了金色,身軀并沒有過多的變化,但是邪主所散發的黑暗氣息卻硬生生的被逼迫在一旁。

薩芬再一次驚訝了,“紅翅金瞳,你,你是吸血鬼女王?天啊!原來在仰光大陸上我們地同類還有這么多存在著。看來,那些所謂的神有難了。”他很清楚,親王級別的吸血鬼,那絕對是與冥巫同級別的強大存在,別說是那邪主,就算是這只吸血鬼自己也未必能對付的了。

邪主淡然道:“絲娜是我的妻子,也是我的手下。為了能夠開啟默奧達司封印之瓶,我們經過千年孕育,終于誕生了魔妖女。默奧達司封印之瓶開啟只有兩種方法,一個,就是憑借神之圣女的鮮血來開啟,另一個魔法師憑借魔妖女之血。你已經見過她了,那就是我們的女兒幽幽,到時候,只需要她的七滴精血,我完全有把握將默奧達司封印之瓶開啟,同時,這些年來,我手中所培養的黑暗魔力是你所無法想象的。”

薩芬知道,該是自己抉擇的時刻了,邪主對自己說了這么多,如果自己不能給他一個滿意的答復。恐怕馬上就會被毀滅,面對巫妖和吸血鬼女王。他心中沒有一絲僥幸,“好,既然是為了追尋偉大的黑暗事業,我就算附于你又有什么呢?我們黑暗界沒有承諾,只有利益。我相信,只要在我還有用的時候,你一定會善待我的。冥巫薩芬,愿意向您效忠。”

邪主眼中紅光大盛,他的目的,就是要真正折服面前的冥巫。雖然這些年也培養了不少實力不錯的手下,但除了妻子絲娜以外,卻沒有一個能達到巫妖這樣實力的,他需要地就是黑暗世界的強者,“好,薩芬。歡迎你加入。我名邪月,你可以稱我為邪主,也可以稱為月主。現在,你知道自己應該做了吧。”黑暗世界沒有承諾,同樣,也沒有信任。只有詛咒的誓言,才能相信薩芬的決心。

薩芬猶豫了一下。為了生存,為了能看到黑暗一統的偉大,他臣服了,黑色的霧氣逐漸變成了紫色,了

他漸漸將自己的靈魂奉獻出來。整個洞穴中彌漫著濃郁的黑暗氣息,強烈的氣息充斥在每一個角落。只能隱約看到邪月眼中的紅色、絲娜眼中的金色和冥巫薩芬散發出的紫光。

念冰飄飄的落在地面上,看著面前高大的院墻,他心中暗嘆一聲,努力回憶著紀年時對這里的記憶,現在,他最希望的,就是這里地一切都沒有改變。身材高大的他,在一身金紅色長袍的映襯下顯得格外英俊,尤其是那隱約間流露出的高貴氣質。胸前火獅子刺繡顯得異常威武。

融親王府戒備森嚴,外人想要闖入,幾乎是不可能的,但在親王府大門處卻只有兩個人守衛著,兩名守衛的表情都很平淡,身上只是穿著普通的士兵布衣,連盔甲都沒有,只是胸口處卻刺繡著一個巨大地兵字,左肩膀處,有一個不大的青獅子標志。

念冰腦海中回想著當初父親的講述,火焰獅子騎士力不但整體作戰能力極為強悍,單體的戰斗力也極強,與銀羽騎士團一樣,最基礎的戰斗力才是初級劍師級別的騎士,銀羽騎士團地騎士根據頭盔上的羽毛顏色來區分級別,而火焰獅子騎士團則是根據肩膀上的獅子刺繡顏色來區分。從低到高,分別是白、青、黃、紅、金五色。其中,白色獅子代表的,是火焰獅子騎士團一般的戰斗騎士,也就是初級劍師以上的騎士。而青獅標志,則代表的是高級劍師,到了黃色標志,那就至少是大劍師的騎士了,而經獅騎士,則是火焰獅子騎士團的中堅力量,他們擁有著武半家級別的實力,最高等的金色獅子標志,除了融家的掌控者們以外,只有八人被授予這樣的榮譽,其中,有五名同樣是武半家,而是魔武斗家,五人所統帥的魔獅中隊,具有超強的作戰能力,同時,也是融親王麾下火焰獅子魔法團的護衛隊。而那三名金獅子武圣與融親王的兩個同為魔導師的弟弟,正是騎士團的五大副團長。

用高級劍師來守門,恐怕除了各國宮廷以外,恐怕也只有融親王能夠做到了,前些天在華融帝國與奇魯帝國聯手攻擊亻奧蘭帝國之時,融親王派遣手下五名副團長中的三人帶領五千火焰獅子騎士團與北方集團軍會合,威懾著強敵朗木帝國不敢有絲毫妄動。

念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大步朝門口走去,仿佛沒有看到那兩名守衛似的,眼看他走近,兩青獅守衛趕忙恭敬行禮,沒有絲毫阻攔。念冰暗暗松了口氣,通過第一關,進去以后就容易的多了,小心的控制著自己的魔法力內蘊,大步埋頭入這曾經的家。

融親王府占地面積極廣,與華融帝國皇室同為都天城的城中之城,夜色彌漫,府邸內燈火并不如何明亮,看著那些似曾相識的景物,念冰心情一陣激蕩,再次回到了自乙曾經的家,卻是用的冒名頂替的方法,父親英俊面慈祥的容顏,不斷在他腦海中徘徊著。

不敢有太多的停留,念冰快步朝自己的目標走去,他已經調整好了自己的精神力,只要將自己需要的東西牢牢記住,這一趟也不算白來了。

“融冰,你剛出去了么?”一個驚訝的聲音響起,念冰全身一震,他當然知道,融冰就是自己哥哥的名字,停下腳步,居高臨下保持著鎮定,向聲音發出的方向看去,只見一名老者正朝自己的方向走來,這個人他認識,有些陰沉的面龐,高欣的身材,以及精光內蘊的雙眼,都令他如此熟悉,除了比當年看上去蒼老一些以外,并沒有太多變化。當年,他就是對自己父親最不滿的人之一啊!

強忍著心中的憤恨,念冰躬身行禮道:“見過三爺爺。您這是要出去么?”這名老者,正是融親王的三弟融飛,火系魔導師。

融飛哈哈一笑,道:“是要出去,找人下棋去,這可是你三爺爺我一向的愛好啊!怎么?你到是忘了。是不是最近被依諾那丫頭纏的啊!”

念冰尷尬的笑笑,道:“三爺爺取笑了,我正想去書房看看書呢,您要下棋,我就不耽誤您了。”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來源:手機小說 書名:冰火魔廚
  • 推薦1:小說之家
  • 推薦2:書友之家
  • 推薦3:小說搜索
  • 推薦4:書房小說
  • 欄目導航

      AD

    熱門文章

      AD

    相關文章

      AD

    熱門圖文

    點擊數:
    彩票论坛网